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薛定谔的我们

★老夫老妻(不是,所以是ooc的三倍还多😃
★特别短,特别短



很突然的,在睡前,王马小吉问了最原终一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他的脑袋里出现的措手不及、防不胜防,他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于是他就直截了当的问了,仿佛被附身一般。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怎么了,这么突然。”

王马小吉心想,我也不知道啊,但他嘴上是这么说的:“我刚刚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们甚至不认识,这个梦太可怕了,所以我来确认一下啊!”
“…………我没记错的话,你刚刚并没有睡觉。”
“实际上,我刚刚意识穿越了一下,看到了别的世界的我们。”十分严肃的表情在他脸上并不常见。
最原终一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觉得自己需要发挥一下从直系亲属那里继承来的一点点表演天分,满足对方的瞎扯欲望。

“比如呢?我们两个是巫师和失去了记忆的麻瓜?还是废土世界里已经分手了的吸血鬼和糖果人?”最原终一抬头瞟了一眼对方,对方摇头晃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回答。
“哼哼~其实我两个都看到了,还看到了别的。”王马小吉顺着对方说下去,愉快的眯起了眼睛。“比如我们两个参加了自相残杀的游戏,”他饶有兴趣的讲,“…最后你活了下来。”
“那是什么奇怪的世界线啊…”最原终一没想到他会整这么一出,还是没忍住。
“实际上这个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在那个世界里你竟然不喜欢我,还有道理吗?”他撇着嘴,看向最原。最原看到对方眼睛里的水光在打转,看的最原有些头疼。
很想把视线移开,但是移开了对方就一定会哭。

“嗯…但那只是你的幻觉吧?不管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世界,起码在这里,我们两个的确是…认识的,不是幻觉哦。”最原吞下了相爱这个词,他觉得有点羞耻,还是把视线移开了。
“那你该怎么证明我是活着的?你又是活着的?怎么证明我们两个不是对方的臆想?”对方把视线移开的时候,他故意抖着声音,听起来马上就要哭了。“你没有恐惧过,平凡的每天都是提早被设定好的吗?或者说当你醒来,发现早已习惯的世界实际上是一个梦,并不存在,一切都是虚无缥缈,打开了薛定谔的箱子,想看看猫到底有没有死,却发现连猫本身的存在都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猫。”

最原终一顺着他的话假想了一个的盒子,一个人正紧张地猜测猫到底有没有死,当终于决定答案后打开盒子却发现没有猫时,失落感和悲伤来的是如此轻易。最原终一好像有点理解这种恐惧了,于是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因为你是温暖的,假设出的存在是不会有温度的。”
王马小吉非常满意自己的假想,他也伸出了手,抱住了对方,“嗯!回答正确!我们两个都是真的存在着的,没有分别,没有受伤,也没有死亡。”他拍拍对方的后背,像在安抚一个跌倒哭泣的孩子。
那双温热的手抚上来的那一刻,最原终一终于有了种错觉,仿佛那个疯狂的世界真实存在着,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无法逃避的死别后他才得以现在这里接受对方的拥抱和爱意,不论看多少次,箱子里的猫都注定是百分百死亡。鼻腔里泛上来的并不存在的血腥味直冲他的脑门,眼泪吧嗒吧嗒的冲破眼眶就掉了下来。

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滴溜溜滑下来,洇湿了王马小吉的肩膀,他没有松手,他带着笑意在最原终一的耳旁轻轻说:“所以你看,我刚刚去看了无数个箱子中的我们,发现有那么多的箱子里我们都是如同死亡的、形同虚设般的无意义的存在。”

“但是没关系,在这个箱子里,我的确是喜欢你的,你的确是喜欢我的,它不足以成为我们存在的理由,但它的确让我们感到我们是存在的。”
这话十分让人安心,最原终一抽着鼻子想,然后他松开手,去倒了两杯牛奶。

end.
睡前胡思乱想系列,别告诉我你睡觉前头啥玩意都不想。😑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