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习夭夭夭

最原极右主义者。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我都不敢说是最原推。

最近成了一个活在其他各种大佬更新里的人
感觉定位变得奇怪了
也许是消亡前兆(

不知不觉还是下手了(

后两P慎入、

猜猜要干嘛

沉迷画画,无心写文
以及考试月🔫
你懂我意思吧.jpg

【吉最】来来来开盘了【论坛体】

★是龙族pa,有设定魔改,是群里游戏输掉的产物,是ooc吧

★没写过论坛体也不混论坛,有差错也别找我(

★自由一日相当于真人cs

 

 

 




校园论坛→日常区→自由一日特别版

 

 

【自由一日】开盘了开盘了

围观路人:

Rt

来来来赌一把今年是学生会还是狮心会会笑到最后啊

我先表明身份,是学生会主席粉

 

#1

第一!!!沙发!!!

 

#2

第一!!!

 

#3

醒醒楼上的,手速不行啊

 

#4

我觉得五楼之内回不到正题,并且最后肯定会歪成两家社团领导的颜粉cp粉以及其他各种粉的吹王吹最贴(

 

#5

我来正楼!!!!!!

我赌今年学生会赢!!!!!!

 

#6

凭啥,凭他学生会主席王马粉多?再说了他的粉不都是看脸的吗,科科

他那性格谁受得了

 

#7

道理我都懂,但照这么说你们狮心会会长最原粉不也挺多的吗,微笑.jpg

 

#8

放肆,谁准许你说出我们会长的名字了。你们那学生会的人都是颜狗,没内涵。

 

#9

目测前方即将赶来大批颜粉花式吹颜

 

#10围观路人

嘿嘿嘿打住

我还缩在宿舍里不敢去现场呢

哪位仁兄在战场上啊,给直播个战况呗

不然还开什么盘

 

#11

真在战场上谁来得及给你直播,怕不是跑都来不及

 

#12

我我我!

我在战场上、但是

 

#13

但是?

 

#14

靠还真有人直播啊,我缩在被窝里都能听见外面突突突突突的M901,这还能有空拿手机刷论坛?

 

#15

我也听见了,就这连发数大概是叫装备部的入间改造过了,突突声就没停过,狮心会能撑住不

 

#16

可能最后扔出去还能当手榴弹用x

 

#17

你们为啥默认M901归学生会使了

装备部的武器谁都能申请吧

 

#18

楼上大概不知道,装备部差不多已经是学生会的隶属社团了(。王马成天怼入间,我怀疑她被怼上瘾了

 

#19

上回社团领导开大会的时候,王马和入间互拼车技,两位老司机在秋名山上来回漂移,在座的全都人仰马翻。结果是入间当场开出山路车祸导致丧失行为能力(。那头破熊也不管管

 

#20

校长什么时候管过事儿?(可笑)

 

#21

从此狮心会再也没拿到过装备部的改造武器(允悲.jpg)

 

#22

装备部的果然全是疯子,精神不正常

 

#23

只有我一个人在意12楼怎么了吗

 

#24

你不是一个人。12楼说了个但是就没人了

 

#25

+2

 

#26

+3

 

#27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我来解释一下,12楼她刚刚发着消息就牺牲了(流弹嗖的一下、

于是我来继承她的遗愿为各位直播,希望我不要死的太快,对方太猛了

 

#28

看id是狮心会的,还说我们颜狗

我说啥来着,学生会肯定要赢咯,略略略,气死你们

 

#29

学生会的人心理年龄如同他们主席的外表一样幼稚,还略略略

要不要给你根棒棒糖舔舔啊,真是粉随正主

 

#30

就是,王马瞎几把飞,你们还跟着瞎几把追

你敢说你不是颜狗

 

#31

可别让人笑话了,瞅瞅都歪到哪儿了(噗嗤.jpg)

 

#32

行了行了,混血种就这种德性?

 

#33

这难道不是你们王粉最粉的正常画风?

接下来就该一大批cp粉登场了

 

#34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实不相瞒我就是cp粉(

我本该躲在宿舍里舔他俩的r18本,但是12楼告诉我今天自由一日能看见他俩真枪实弹的干架x脑子一热就出来参战了,现在喜忧参半,等不到他俩干上我估计就要牺牲了

 

#35

R18本?!司机求带!

 

#36

33楼说的真对。。。cp粉大部队即将到达战场,再有不到10楼大概就要开车了

 

#37

楼上很有经验嘛,说出你的故事

 

#38

别提了

我上回半夜失眠逛校园论坛,发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版块,一时手贱点了进去,差点命丧当场

 

#39

我懂你,它就如同潘多拉魔盒

我也不小心打开过,不想要回忆那时的心情

 

#40

??????倒是说啊??????

 

#41

嗨呀,也没啥神秘的,大概就是你们直男从来没注意过这个版块就是了,版块一直就在那还能突然消失突然出现不成

 

#42

我明白了,咱们学校的同人版论坛是吧

 

#43

不不不,同人版论坛我进去过,没那么吓人吧

不就是一些咱们学校话题人物的配对作品吗,说实话还挺好看的(

 

#44

我懂了,说从来没看到过又是半夜看到的那应该是R18版x

 

#45

啥???同人版还有R18版???我找了好久啊!!!

 

#46

水手服脐橙.jpg

 

#47

我靠我靠我靠考虑一下直男的心情好吗,连个预警都没有吗

 

#48

回45楼,同人版当然有R18啦,不过都是夜间才开放

不可白日宣淫x

 

#49

我已经习惯了

狮心会会长真适合女装

 

#50

楼上已经被最原亲妈粉锁定了,半夜睡觉长个心眼吧

 

#51围观路人

我要叫版主了,开车移步同人R18版好吗

有没有人拯救一下这个帖子

 

#52

我还以为楼主死了呢

 

#53

我有个问题

为什么校园论坛会有同人版,还能发R18?

 

#54

因为我们都是龙啊(

不,实际上是因为校长他根本不在意

 

#55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

 

#56

眼睫毛妹子你还活着啊

 

#57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差点就死了,失血而死

 

#58

?????有情况!我嗅到了糖的味道

 

#59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不是糖,但、也是糖吧

就、刚刚,会长跟主席对上了

 

#60

这么劲爆?这才中午吧?往年不都到黄昏才能干上吗

 

#61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不是、刚刚我们搞了个包围圈,把对方主席给围起来了

 

#62

王马有这么傻吗,能叫你们一帮小兵围起来?

 

#63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是我们会长,他在我们包围圈中间当诱饵

 

#64

。。。。。。。。。。。。虽然我知道敌方大将当诱饵的确很诱人,但是这饵是不是太咸了

 

#65

同感

 

#66

恋爱使人盲目(cp滤镜)

 

#67

我觉得倒是挺符合王马的作风的

当你有能力逃脱对方包围并且还能同时取敌方首将人头时你会不跳坑吗

该死的S级

 

#68

该死的S级

 

#69

你逻辑有问题吧,最原也是S级啊,他俩杠上胜率不是对半开吗

 

#70

每回看到他的身板我就真不觉得他是S级。。。。。。

 

#71

我总觉得王马有血统加成,看言灵他是天空与风之王的后裔

我看他每回跑的都快飞起来似的

 

#72

楼上的纯属错觉,那只是人家跑的快而已

还有身板再弱也是S级啊

 

#73

眼睫毛妹子呢

 

#74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我在我在

实际上我也觉得对方主席进坑是因为爱情(

 

#75

忘了你也是个cp粉,失策了

 

#76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我理了下思路

一开始会长说他想做一个包围圈的时候的确有很多人反对,因为太明显了

但会长他说根据他对王马君的理解,即使这是个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陷阱,王马君也会进来

一句话就能把我炸上天,不愧是我担的cp啊,痛哭流涕

事实你们也知道了,主席他真的进包围圈了,我当时都能看到还有几个人没藏好他就进来了

 

#77

不好,怎么给给的

 

#78

他俩一向给给的

 

#79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然后对方主席特别慢条斯理的端着枪往会长那儿走,在我眼里就跟要去求婚了一样,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啊!!!!!

 

#80

哎呀这cp脑真受不了了,有没有直男直播一下啊,没有就出贴了

 

#81

端着枪求婚,真几把酷炫啊

 

#82

朝你的心上开一枪❤(物理)啧啧啧

 

#83

开了他就赢了,所以开了没有

 

#84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主席开了,但不是对着会长开的

当时主席都走圈里进来了,我不信他没看见那几个没藏好的

所以所有人干脆都出来了,黑压压的枪口都对着主席啊

 

#85

没藏好就进来了,我觉得不怪你们,一定是王马动作太快了,急着跳坑

最原也是蛮厉害的,他在包围圈里也有可能被自己人子弹误伤吧,居然都不撤出去

感到了S级的嘲讽

 

#86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我缓缓(

然后主席他和会长说,你现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毕竟我都跑不掉了

句尾都快飞起来了,王最is rio啊啊啊啊啊!!!!!!

 

#87

什么?????看到现在居然不是最王?????出贴了

 

#88

慢走不送

 

#89

慢走不送

 

#90

不是我说,王马也太给了,最原还正常点

 

#91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然后你们都想不到发生了什么,所有事情都在一瞬之间

 

#92

强吻了?

 

#93

楼上有毒吧

 

#94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不是!!!主席他突然抬枪开始扫射,我都能看见火星从主席脸上蹦出来了,然后我们一圈都被撂倒了

这几梭子子弹太突然了,身上瞬间就开花了啊!!!不是我们太弱,是敌人太强啊!!!爆哭、

结果我们会长他、没事

 

#95

。。。。。。。。。。是最原身手太好躲开了还是王马故意没射他

 

#96

。。。。。。。。。。我竟不知道这两样哪一样更酷炫一点

 

#97

都很酷炫,该死的S级

 

#98

该死的S级

 

#99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我相信是主席故意没有射会长(

 

#100围观路人

 

#101

lz突然出现,还抢了个100楼。。。。。。

 

#102

你们发没发现眼睫毛妹子把对方主席的对方俩字去掉了

 

#103

这往往是双推的前兆,恭喜眼睫毛妹子,你现在买偷拍照要买双份了

 

#104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不怕,抢一个人的也是抢,抢两个人的也是抢

 

#105

看来是老手,担心多余了

 

#106

买卖偷拍照没人管吗?

 

#107

管个头,你知道源头是从哪儿来的吗,王马自己搞的

 

#108

。。。。。。。。。。。。。我说怎么有些王马的照片还看了镜头的,我还以为他打破了第四面墙

 

#109

醒醒,你俩是一个维度里的人

 

#110

等等,那眼睫毛妹子被射中了为啥还在刷论坛?

#111

今年的弗里嘉子弹质量已经这么差了吗?!!

 

#112

我怀疑你是白王后裔x

 

#113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别、我就是个普通的A级小透明

 

#114

沃日,A级还小透明,整个学校才几个A级的?

A级、A级.jpg

 

#115

那今年的子弹还是质量不达标、A级都已经撂不倒了

 

#116

那头熊还行不行啊,不行就下台吧

 

#117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我靠!!!!!!!!

 

#118

射了???????

 

#119

118楼和92楼是不是一个人

 

#120

快打120沃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救118楼吧

 

#121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会长开枪了,把主席崩了

 

#122

?????????????

 

#123

?????????????

 

#124

?????????????

 

#125

眼睫毛妹子连标点符号都没了

顺带:??????????

 

#126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刚刚主席他不是说对他做什么都可以吗

 

#127

所以呢

 

#128

。。。。。。。。。。我好像明白了

 

#129

我好像也明白了

 

#130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是的,然后会长就把主席崩了

怎么会这样!!!!!!!!!!!!!!!!!!

 

#131

。。。。。。。。。。。。。。。。。。。我觉得最原是个直男、吧

我觉得他可能没懂王马啥意思

 

#132

这算王马翻车了?

 

#133

不仅翻了,还是车毁人亡的程度

 

#134

沃日,真几把酷炫.jpg

可以算是年度大戏了,我能笑一整年

 

#135

撩汉子撩枪口上了

 

#136

噗嗤.jpg啥时候撩不好,非等人手上拿着枪的时候撩

 

#137

学生会的各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38围观路人

笑容渐渐消失.jpg

 

#139

lz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赌了多少啊

 

#140

可能倾家荡产了吧、

 

#141

就这个结果

喂汤姆圣杯.jpg

 

#142

我不信!!!!!!!

我大学生会主席怎么会输!!!!!!!!

真的吗,我感觉你个狗娘养的在骗我.jpg

 

#143

不信就不信。学医救不了学生会.jpg

自己去后援部看咯,看你们主席是不是在那儿躺尸呢

 

#144我永远是会长的下眼睫毛

虽然赢了很开心、

但是这个糖,还能算糖吗

甘甜的心情突然变得苦涩.jpg

 

#145

不要放弃,王马单箭头都那么粗了(

 

#146

我感觉你自己都不信

 

#147

你们信不信明天就能看见王马在最原旁边蹦跶

 

#148围观路人

。。。。。。。。。。。。。。。。。。。

 

#149

lz怎么了,输的衣服都不剩了?

 

—————本帖由于有违规内容发布而被封禁—————

 


【吉最】Galaxy hide and seek



★520嘛,大家都懂啦(520没发那就是521×
★唉,没有大纲,想到哪是哪,做好ooc和崩坏的心理准备


王马小吉在自己六岁的那年,发现自己有超能力。
应该说是他觉得自己有超能力。

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随便什么观都没有好好形成的年纪,他发现自己能看到别人身上的光。
他看到每个人胸口处的一颗小星星,一刻不停歇的散发着光芒,于是在他的世界里,夜晚不止天空会有星星闪烁,在地面上也是斑斑点点的闪耀星光,不亮但足够穿墙瞎眼。

这对一个白天喜欢瞎蹦跶但不怎么搞事并且晚上需要睡很多的孩子来说,影响很大。
在六岁小孩经历了两个不眠之夜后,他顶着黑眼圈跑去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自家妈妈。
得来的回答是,小孩子不要随便说瞎话满嘴跑火车,我看你的黑眼圈是熬夜看小人书熬出来的。她胸口的小星星随着她的话上蹿下跳,非常不安分。
然后他无辜的小人书被收缴了,无一幸存,只有白天才给看。

六岁的王马小吉尚未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随便什么观受到了巨大冲击,从此说真话才是好孩子的概念从他的脑海里消失的一干二净,一个正在成长的三好青年的苗子抖了两下,枯萎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蔫儿坏蔫儿坏的小兔崽子。
就是像他妈妈说的那样,满嘴跑火车的那种。

聪明的小兔崽子慢慢发现,根据这些星星闪烁的颜色、亮度甚至是闪烁频率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的心理状况。
在他稍微弄明白一点规律的时候,就靠从未失败的猜拳打遍附近所有的熊孩子夺得玩具使用权或者是赶在自家亲妈亮红灯之时及时闭嘴保平安;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学会了让老师无意识间透露考试题目。可谓是帮助他走上人生巅峰的一大利器,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认为自己是个外星人,迟早有一天是要升天俯视愚蠢的人类的。

打破他狂妄幻想的是另一个小孩。在王马小吉九岁的时候,他家的隔壁新搬来了一户人家。王马妈妈提着不断扑腾的小兔崽子的领子去问好,门铃响了四下,开门的不是这家的大人,而是一个怯生生的小孩子。
在王马妈妈亲切地问对方你家大人在不在呀的时候,王马小吉心里翻腾出了一句话,这个妹妹我虽然没见过,但以后我们就是见过的了。
这一翻腾使他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对方的名字最原终一,明显不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

王马小吉回家以后很开心,他发现自己的房间和对方的房间是紧挨着的,自己甚至能直接够到对方的阳台。这给了他更多的骚扰机会。
但他很快就开心不起来了。他试图发动自己毁天灭地的超能力,却发现隔壁只有两颗星星在闪,一看就属于肮脏的大人。
于是他窝在被子里思索了一整夜,第二天起床时的黑眼圈比当初刚觉醒超能力时还要严重。
更严重的是,他没想出什么有效可行的办法。你能要求一个九岁的孩子干什么呢。

最原终一在八岁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点和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啊,不是指脸长的好看。
他能看出别人是不是在说假话,所有的话语在他眼里都是对话框的形式,如果这个人说了假话,对话框就会变成紫色,真话就是蓝色。
八岁已经是一个会想、会思考一些事情的年纪了。虽然最原终一觉得这个情况不太正常,但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况且,这个能力对他来说,非但没有便利,还可以说是负担。
让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过早的认清世界的现实是很可怕的。他曾经眼睁睁的看着很多人面不改色地说谎,有些还造成了不太好的后果。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尽管那是因为他还不明白那些谎言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他越来越沉默寡言,不敢和人交谈,把自己封闭在世界之外,如同一颗游离在边远银河中的星球,就像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虽然不够好,但足够有用。
于是九岁的生日过后,父母带着他搬了家,他的世界被另一个孩子强制打破了,地心引力吸引着他,让他不得不把头从外太空那面转过来。

最原终一原本并不想和王马小吉说话,他去开门的那天,见到对方的第一眼,他就有种隐隐约约的不好的预感——这个人的对话框没有颜色。意味着他根本没法分清楚对方是不是在撒谎。
现在预感应验了。搬来新家的第二天晚上,最原终一听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被什么石子一样的东西撞的铛铛作响,吓得他缩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

他又听到“哎呦”一声从阳台传了过来,接着是玻璃门“哗啦”一下被打开的声音。
最后他躲在被子里,感到有人无声无息地抱住了自己,有一点儿热,但并不是很难受。
仿佛是在一个人孤身在一个星球上,突然遇到了另一个人。

王马小吉的本意不是来吓唬人家好看的小姑娘,而是来重新自我介绍的。
他投了好多小石子儿在人家房间的玻璃门上,砸的铛铛响。奈何并没有人理他,让他这个向来存在感爆表的人感觉被无视了,非常的不忿。
干脆翻阳台。说干就干。
进来之后,没看到好看的小姑娘,只看到了小小的一团圆球,在床上抖啊抖,搞的他一时间有点愣神儿。
他太依赖于从别人胸口的小星星那里感知别人的感情了,现在看不到了,他有点手足无措,还有点内疚。
但毕竟他还明白发抖是因为恐惧。
他想了想,什么都没说,只是抱住了那个团子。
大概是他抱住了那个团子之后,游离的星星才真正的看向了地球。

升上国中之后,王马小吉想掐死过去那个眼瞎并且不带脑子的自己。
契机是国中的入学仪式,在看到对方一身挺拔好看的男款制服后,王马小吉形成了一半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随便什么观又开始扭曲了,打个比方,冲击力不亚于他当初知道会开屏的孔雀是公的时候。
纠结了整整一周,他轻松愉快地放弃了挣扎,并完成了对自我的崭新认知。
喜欢的人是个男生,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地球会毁灭吗?宇宙会大爆炸吗?
不会!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仿佛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
他又纠结了,自己能接受,对方能接受吗?
然而对方喜不喜欢自己这个大前提已经被忘了。

最原终一有点苦恼,虽然已经和王马小吉做了六七年的邻居,他还是不太擅长应付这个人,对方的说谎的比例在升上国中之后直线上升,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需要自己的特异功能。每天只要看到对方一脸纯良的笑容,自己就能真实地感受到具现化的头疼在向自己招手。
但也许我并不是很厌烦啊。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他居然没有特别惊讶。
他安慰自己,这是习惯使然。

星星大概不知道,它已经脱离不掉地心引力了。




终于,王马小吉的单恋于升入高中之际迎来了转机。
比较扯的原因是他觉得那天晚上星星特别的亮,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驱使着他。
约定俗成的原因是他在毕业聚会上喝酒了。好歹也是热血沸腾的年纪嘛。

散场之后,最原终一负责把他架回去,一路上王马小吉都在默默的念叨着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清,连对话框都小的看不清楚。
最原终一躺在自己的房间里默默的想,自己是不是惹对方生气了,在刚刚分别时他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快要陷入梦乡之时,一个令人怀念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
石子儿敲在玻璃门上,铛铛的响。
最原终一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开门,而对面的人居然冷不丁的砸了过来,带着他咚的一声砸到在地上。
分量还是有点大,砸在身上好重啊。

下一秒,他就被吻了。
有一点酒味儿,他的脑袋被砸的晕头转向,却还留下了一丝思考机能。
是不是时间长了点儿…最原僵硬地躺在原地,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而对方显然也没有把脑袋移开的打算。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

最原试图把脑袋移开,哪怕是把位置改变一下也好。
不然他怕是要心脏炸裂。
“你不要动。”对方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他甚至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呼吸的热流。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还是炸裂了。

“我今天来,是想要自我介绍的,”王马撑起身子,向下看着最原,最原的脸在他的身影阻挡下显得极不真切,甚至有点虚无缥缈,和小时候的那个影子层层叠叠的重合在一起,“我的名字是,王马小吉,想要和你做朋友。”
“那个…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
“不是那个朋友,”王马歪着脑袋,睁大眼睛看着最原,故作姿态地问,“啊咧?难道你还没明白过来吗?”
最原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看着眼前无色的对话框,寻找回答的选项在哪,右上角却是空白。
“我应该明白什么…?”最原自己都能听出来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王马小吉的心里其实惴惴不安,没有那颗小星星,他只能赌面前这个人颤抖的声音是因为羞涩而不是恐惧。
万一是因为恐惧呢?王马的心脏在激烈的跳动着,他突然有点想夺路而逃,但他还是咽下了胡思乱想,“我觉得你真是个笨蛋啊——连这个都想不出来吗?”
“就是爱情关系的朋友啊!”完了,说出来了,怎么办。王马小吉尽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不崩盘,胳膊却在止不住地打颤。
“你能和我做朋友吗?”

最原终一宕机了。
在他做出反问的时候,他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对方想要说什么,但他并不清楚是真是假。
如果是假的,对方大概会突然跳起来笑他是个傻瓜,这种话都敢信。
如果是真的,他该怎么回答?
是不是放弃思考比较好?

体感时间有一百年那么长,现实里却只过了五分钟。度日如年大约就是这个感受。
最原在这短短一百年的时间里,飞速的思考着,然后按下了大脑的关机键。
“我认为这句话应该我来说…请你和我做朋友吧。”
“嗯~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你捡了个大便宜哦,毕竟每个人都想和我做朋友嘛!”
然后他松了胳膊上的力,又一次砸在最原身上。
两个脑袋磕在一起,咚的一下,按下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最原看到了对方的对话框,它居然染上了漂亮的蓝色。
王马被对方胸口的小星星闪的睁不开眼睛。
这原来是任务奖励吗。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

也许有人不知道,但是星星的确已经成为一颗绕地小行星,再也没可能脱出轨道啦。

end.

淦啦差点赶不上520,写了设定也没有用。想梗掉了一半头发写完又掉了一半,要死。
我只是想安利标题的歌啦食我大安利啦!

【吉最】薛定谔的我们

★老夫老妻(不是,所以是ooc的三倍还多😃
★特别短,特别短



很突然的,在睡前,王马小吉问了最原终一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他的脑袋里出现的措手不及、防不胜防,他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于是他就直截了当的问了,仿佛被附身一般。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怎么了,这么突然。”

王马小吉心想,我也不知道啊,但他嘴上是这么说的:“我刚刚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们甚至不认识,这个梦太可怕了,所以我来确认一下啊!”
“…………我没记错的话,你刚刚并没有睡觉。”
“实际上,我刚刚意识穿越了一下,看到了别的世界的我们。”十分严肃的表情在他脸上并不常见。
最原终一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觉得自己需要发挥一下从直系亲属那里继承来的一点点表演天分,满足对方的瞎扯欲望。

“比如呢?我们两个是巫师和失去了记忆的麻瓜?还是废土世界里已经分手了的吸血鬼和糖果人?”最原终一抬头瞟了一眼对方,对方摇头晃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回答。
“哼哼~其实我两个都看到了,还看到了别的。”王马小吉顺着对方说下去,愉快的眯起了眼睛。“比如我们两个参加了自相残杀的游戏,”他饶有兴趣的讲,“…最后你活了下来。”
“那是什么奇怪的世界线啊…”最原终一没想到他会整这么一出,还是没忍住。
“实际上这个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在那个世界里你竟然不喜欢我,还有道理吗?”他撇着嘴,看向最原。最原看到对方眼睛里的水光在打转,看的最原有些头疼。
很想把视线移开,但是移开了对方就一定会哭。

“嗯…但那只是你的幻觉吧?不管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世界,起码在这里,我们两个的确是…认识的,不是幻觉哦。”最原吞下了相爱这个词,他觉得有点羞耻,还是把视线移开了。
“那你该怎么证明我是活着的?你又是活着的?怎么证明我们两个不是对方的臆想?”对方把视线移开的时候,他故意抖着声音,听起来马上就要哭了。“你没有恐惧过,平凡的每天都是提早被设定好的吗?或者说当你醒来,发现早已习惯的世界实际上是一个梦,并不存在,一切都是虚无缥缈,打开了薛定谔的箱子,想看看猫到底有没有死,却发现连猫本身的存在都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猫。”

最原终一顺着他的话假想了一个的盒子,一个人正紧张地猜测猫到底有没有死,当终于决定答案后打开盒子却发现没有猫时,失落感和悲伤来的是如此轻易。最原终一好像有点理解这种恐惧了,于是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因为你是温暖的,假设出的存在是不会有温度的。”
王马小吉非常满意自己的假想,他也伸出了手,抱住了对方,“嗯!回答正确!我们两个都是真的存在着的,没有分别,没有受伤,也没有死亡。”他拍拍对方的后背,像在安抚一个跌倒哭泣的孩子。
那双温热的手抚上来的那一刻,最原终一终于有了种错觉,仿佛那个疯狂的世界真实存在着,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无法逃避的死别后他才得以现在这里接受对方的拥抱和爱意,不论看多少次,箱子里的猫都注定是百分百死亡。鼻腔里泛上来的并不存在的血腥味直冲他的脑门,眼泪吧嗒吧嗒的冲破眼眶就掉了下来。

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滴溜溜滑下来,洇湿了王马小吉的肩膀,他没有松手,他带着笑意在最原终一的耳旁轻轻说:“所以你看,我刚刚去看了无数个箱子中的我们,发现有那么多的箱子里我们都是如同死亡的、形同虚设般的无意义的存在。”

“但是没关系,在这个箱子里,我的确是喜欢你的,你的确是喜欢我的,它不足以成为我们存在的理由,但它的确让我们感到我们是存在的。”
这话十分让人安心,最原终一抽着鼻子想,然后他松开手,去倒了两杯牛奶。

end.
睡前胡思乱想系列,别告诉我你睡觉前头啥玩意都不想。😑

【吉最】来自上帝的剧透:我们都会死

★自己爽系列,ooc,真的,不骗你
★作者脑子有病

‌有一天早上,我想到了死这个字眼。
‌不是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它,而是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死神。他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的一角,虽然我有定时打扫房间的习惯,但角落里还是不免落满了灰尘。况且这并不是我的房间,但我的确住在这里。他有些突兀的站在那里,披着一件巨大的披风,戴着一顶在我看来有点不合尺寸的帽子,他每一个动作都会扬起无数的尘埃,在阳光下它们无处遁形。
‌我不自觉的咳嗽起来,即使那些尘土并没有进入我的呼吸道。
‌这是病,得治。我知道,但是治不好。
‌现在我看见了死神。他不像各种宗教中描述的,是一具纯白色的骷髅,亦或是吐着长舌头的幽灵,他看起来像个小孩子,笑嘻嘻的看着我,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真是长的很好看的一个生物,是会让人喜欢上的生物,大概有些人想要自杀也是因为看到了死神吧,人们都喜欢漂亮的东西。
‌死神算是生物吗?我思考了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一瞬间,又放弃了。

‌第二天,死神从角落那向我的床铺挪近了一步。我看他的面容看的更清楚了,虽然他的帽子还是有一点不合尺寸,它太大了。帽檐隔断了本该洒在他脸孔上的阳光,那影子还映出了我窗台上的一盆花,我太长时间没给它浇水,快要枯死了,还是有点可惜的。我叹了一口气。
‌他突然把帽子摘了下来,我看到了他绀紫色的虹膜,我不知道死神的眼睛还能透露出生者一般的色彩,我想这大约就是死神的阴谋,他们靠一切富有生机和活力的物什迷惑灵魂,引导他们走向终结和覆灭。
‌他们的阴谋总会成功,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生命逝去。我盯着他看了一会,他有些百无聊赖的回看着我。
‌这很无聊,又浪费时间,并且毫无意义,但我们还是互相注视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

‌又一个早晨,我不知道是第几天,但今天天气不太好,没有太阳,天空里布满了黑压压的云。他每天一步的向我靠近,今天已经坐在我的床尾了。
‌我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了,这声音让我自己来听都觉得心烦,我以为死神是喜欢安静的,但他并没有走。他笑的比原先更加灿烂,甚至是带着爱意的。我猜这是我的错觉,但我不敢确定。
‌死神和人们所口口相传的差距太大,我想去弄明白到底哪里不一样,只要我有机会。但是好奇心会害死猫,不是吗?人类对死亡好奇又恐惧,我现在也是这样,如此的矛盾。
‌想接近,又不敢接近。

‌我已经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窗外的天空是氤氲的橙色,我不知是徬晚还是清晨,我没办法辨别时间,因为我无法移动。
‌死神压在了我的身上。
‌以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一个死神,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但我的确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可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颊上,我肯定脸红了,身上出了一层薄汗,自从生病以来,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热量真实地在血管里奔流着,我仿佛看到了窗台上的那盆花,它已经完全的枯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死神在房间里啊。
‌我的意识快要被分层,一层叫嚣着活下去,一层想要去触碰死亡,触碰我所不知道的世界。
‌然后他说话了。
‌“我猜,你现在心里想的都是我,对不对?”他句尾的语调上飘,嘴角轻轻上扬,每一个字落在鼓膜上,像是质问。
‌这大概是骨子里的求知欲在作祟,他单单只是存在就让人足够把所有的注意力和好奇心倾注在上,比任何一本小说的后续更加让人在意。
‌我足够清醒,所以我能做出真实的回答。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笑起来,真是让人心动,怪不得会有人说死亡是美。
‌他捧着我的脸颊,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

‌我确实是死了。

end.
实际上作者支气管炎老不好咳得肺要吐出来了。

【吉最】No Wonder I——Another Story

★懒得加链接戳头像看上篇更容易理解(
★巨型ooc ooc ooc ooc ooc 第一人称真是太难了,大哭



‌“我认为,交谈和书信都该是有来有往的,所以即使你就在我身边坐着,当然也可能是飘着,我还是展开信纸拿起了笔,给你回一封情书。”
‌(当然…我也不认为我有勇气直接把这些让人羞于启齿的话说出来…所以还是纸和笔比较适合我…)

‌“关于你所提到的、我们两个的年龄大小问题,实际上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晰…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大概几百年之前,我刚刚建立了我的国土不久之后,你就在我的周围打转了…一开始的确是很讨厌…我整日忙于防卫系统的开发,糖果人们懵懵懂懂、一无所知,人类留下的辐射河流在我的国土境内蜿蜒流过,那并不是个可以撒开手去放松的时期,我有责任、我必须去保护我的国民…但你一直是近乎于…嗯、我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形容你,我曾经想过你难道是因为无所事事才乐衷于找我的麻烦吗?还是因为其他的一些目的…我知道你那时刚刚打败了上一任的吸血鬼之王,也许你想巩固你的地位和权利之类的…总之我想了很多可能性,但事实证明没有一个答案是对的。这不像我的科学研究,通往正确的道路往往只有一条并且实验肯定属于我的控制之下。而你不一样,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变数了,即使我们的寿命长达千年,我也不敢保证我能把你了解的透彻…”
‌“而后来我也渐渐明白了那时你的“骚扰”有什么含义,我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我需要每天关心新诞生的糖果人的大大小小的细节…事必躬亲…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并不需要我再事无巨细的照顾和引导…所以我闲下来时又去思考了这个问题,为了得到答案我甚至主动去找了你…而你只是打着幌子糊弄过去了。”

‌“当我想到了那个正确的可能性的时候…我把自己吓到了…我感受到我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动,血液循环加快…”
‌“我爱我的国民们…所以我想到了“爱”这个字眼儿…但是它的含义太多,又费了我许多时间去思考它,但好在我已经赶在寿命终结之前得到了答案,我觉得,它应该是正确答案。”

‌“关于那袋糖果…我本来要用它们制造一个新的生命出来…但是…………我当时满脑子都是………………”
‌“所以我干脆就把它们送给了你…实际上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多…”
‌“我猜你看到上面这一段肯定会闹别扭…所以我写完这段就再去做一锅糖出来…还请你把你的眼泪都收回去…”
‌(我并不觉得一袋糖果可以算得上是定情信物…)

‌“对了,还有万圣节的事…是五年前,这个我记得很清楚。我自认为那天晚上睡的很晚了…(可能对于你的吸血鬼时间来说的确很早)小糖果人们精力旺盛得超出我的想象,大概是配方哪里出了问题,必须改改才行…啊,跑题了,他们太会闹腾,把我累的不行…所以你敲了那么久窗子我也没有醒,当时我梦到你在不停的敲我的头,大概就是因为那个响声吧。其实我有一点起床气、特别是被吵醒的时候,但是那时我太困了,敲窗子的人又是你,你的恶作剧和坏主意多到让人气不起来…结果我居然就这样趴着窗台睡着了,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者实在是太没有防备了…但好在是你在窗外………”
‌“至于你后来把我抬走的事…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但是我回去之后管家对我发了好大的火啊,比起你恶作剧没被发现的失落根本不算什么吧,两边的受害人都是我…”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自从认识了你,每天根本就只是多了一堆让人心塞的事,除了会搞乱我的配方、偷偷吃我的头发、还有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会搞出一大堆烂摊子的恶作剧,每次我都要负责收拾…如果早一点远离你,我可能会比现在过得更轻松一点…”

‌“但是认识几百年来我都没有有过这样的念头,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过。原因大概和上文的答案是一样的。这是我思索了很久才得出的答案,只要想到这个,我的心头就会开出花朵,即使在连轴转不停歇的繁忙日子里也会哼着歌。”
“只是你所写的几段文字就能让我欣喜不已,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原因都已经十分明显了…即使我不想去承认也无处可逃,所以…我不会再无视它了。”
‌“原因大概就是…我爱你,‘爱’这个字含义太多了,我爱我的国家和国民,爱书本和实验,我也爱盛开的花朵、鸟儿的歌儿,爱世界上所诞生的一切美好,但这和我爱你是不一样的,”
‌“即使我不说你也早就知道了…所以这封信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我希望你能把它销毁…”



‌PS.这封信代表不了什么,销毁了也不会改变某个你早就知道的事实,所以你一定要把它销毁啊…

PS.PS.实际上,当时你抱着我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

【吉最】 No Wonder I

bgm:Lake-《No Wonder I》

★‌巨型ooc ooc ooc ooc ooc ooc
★‌AT paro…………套了一下mpb的设定……………………不接受的撤退,求你撤退
★那啥,bgm真的很好

‌“要我说,你大概真的很难不让人心动,不光是你身上甜甜的蓝莓和薄荷的气息,还有你软绵绵的头发,和泡泡糖一样黏糊糊、缠缠绵绵的头发,我倒宁愿这些发丝把我和你黏在一起。但是他们不能,没有嚼过的、没有和唾液混合反应的泡泡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粘性。所以你看,我经常想要掐着你的脖子,想让你扭头看着我,然后我会反应过来你的脖颈里没有血液,脆弱的血管里是满满的糖浆。不过好在我也并不需要吸血,伟大的吸血鬼之王已经摆脱了邪恶的、仅凭本能的进食天性,但如此伟大的他还是爱上了一个糖果王子,这可不是骗你玩的啊。”

“我常常和你抱怨为什么你不是葡萄味的或者说是单单只是蓝莓味就好,你会皱着眉头叹着气的回答这是基因问题,天生而且不可更改。如果我继续无理取闹的缠着你,偏要你去基因突变来看看或者是进一步上去抱着你不放手,你也会慢慢的放弃挣扎,我们都知道嘛,挣扎是没有用的,我喜欢你,所以我就不会撒开手。”

“实际上我觉得,薄荷味没什么不好的,蓝莓味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两样泡泡糖都很好吃,但我不常吃泡泡糖,硬要说的话泡泡糖真是太甜了,又没有碳酸的口感。有时候我会悄悄跟着你,吸血鬼的漂浮真是很好用,你一次都没有发现过我,然后我会随手从你的发梢拽下一块塞进嘴里嚼,吐一个泡泡,再赞叹一下蓝莓和薄荷的绝妙的搭配。但是如果有另一个糖果人,也是蓝莓或者薄荷味,我大概不会喜欢上ta,原因也许是因为ta既不适合穿条纹制服,也不适合戴帽子。”

“当然还有可能是,ta缺了蓝莓和薄荷两种味道中的任何一个,但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ta绝对不会是你,所以我不会喜欢上ta。”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次万圣节,十年前?五年前?我戴了高礼帽还穿了一身白礼服,在粉色的月亮下飘到你的窗户旁。你为什么睡的那么早?难不成是糖果王国的小孩子们不敢去和王子殿下喊‘trick or treat’?小糖果人们真是多虑,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没有气势的领导者了——骗你的,我看过你领导你的子民的样子,超级帅的,帅的我都要爱上你了。对,我飘到你的窗子外,敲了很久你才醒,我猜你可能是累了,所以睡的很沉,当时我有点后悔跑过来打扰你,但是你开了窗户,所以我还是喊出了‘trick or treat!!’喊的很大声了,你还是迷迷糊糊的,像一块泡泡糖…然后你没有答话,我发现你又睡着了,靠着窗子,外面距离地面几十米高,凉风让我都觉得有些冷,所以我把你抱走了,毕竟你也是糖,还是我最喜欢的蓝莓薄荷泡泡糖。大概这是我最快乐的一次万圣节,没有几个人能在万圣节既恶作剧又拿到糖吃。对了,那天我把你的呆毛吃掉了,但是第二天你睡醒了之后完全没有发现,还问我为什么那么失落,真是一点都不懂恶作剧的人的心情啊,但是讨厌又讨厌不起来。感情真是种黑白不分的东西,矛盾的极端会出现在同一样事物上,但仔细想想,世界本来不就是这样吗?”

“有时候我会想象你小时候的样子,我不知道咱们两个谁年龄更大一点,人类灭绝之后我很难再找到一个充满了乐趣的地方,但想着你却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这不公平,我觉得你应该也想着我才对,只有我一个人在想你是不是太狡猾了?所以我要说我的猜测,你小时候绝对比现在更容易害羞,更没有底气,如果我很早就认识你,我会像一个傻瓜一样一直欺负你到哭。只是想想就让我觉得有点欢喜,还有点难过,可能喜欢就是这样一种感情。如果参与他人的生命可以获得如此奇妙的乐趣和体验,我很乐意去尝试,单人限定就好。”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你送我的那包糖果,我刚刚去把它翻了出来,它大概没有过期,所以我吃了一块,居然是葡萄味的,这算你给我的惊喜吗?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做过葡萄味的糖果。如果是个惊喜,那你成功了,因为我现在的确非常非常高兴,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我现在就想给你一个拥抱。”

“大多数告白的回答都是未知数,跑去告白的傻瓜们惴惴不安的等着心上人的回复,喝水都会紧张得呛到。有些运气好的傻瓜成功了,有些运气不好的直接被打回原形,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卑微,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傻瓜,但是我现在正在做傻瓜会做的事,写一封白痴极了的情书,词不达意却依旧想要继续。但我绝对不是一个傻瓜,傻瓜们才会对回复牵肠挂肚,我已经很确定回复了,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当然喜欢我。”

“所以在今晚,你会拿到这封短小又不精悍的情书,我会像那次万圣节晚上一样去敲你的窗子,等你一打开就扑进去抱住你不松手,你会骂我发什么神经,而我会把你的头发咬下一块,这次会在你的面前吹一个泡泡,再给你一个蓝莓薄荷味的吻。”

“我知道你看到这绝对又脸红了,毕竟写在这的事情(接吻)已经是过去式了。谈情说爱也要按基本法,所以伟大的吸血鬼之王来走一个告白的形式。”

“因为是你,所以怪不得我会喜欢上你。”

end.

ctmd作者写了什么玩意儿,自娱自乐到这个程度可以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