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想要买一听咖啡是否搞错了什么

‌★小智障来发文啦,文也很智障。
★ooc×3,慎入,是超短篇。
★作者真的跑了,这文风不适合我,这篇没有文风。

‌起先,最原终一只是想买一听咖啡而已,零钞没有卡在进钞口,自贩机没有断电,咖啡没有缺货,一切都很正常
‌出来的却是一瓶汽水,仔细一看,还是葡萄味的。这就不正常了。
‌当然这也就是有一点点不正常而已,最原终一当这是自贩机出了bug,毕竟东西还是自己的,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重新投了零钞,拿着两瓶饮料走了。
‌嗯,咖啡是喝掉了,汽水就被忘在了冰箱里,也就个把月左右吧。

‌直到某天早晨,最原终一以非正常方式醒来之前,他都没想起来冰箱里还有那么一瓶汽水。
‌那本该是个美好的休息日的早晨,阳光温暖明媚,自然醒是最符合这个早晨的苏醒方式。窗外的鸟鸣正在一点点侵入他将醒未醒的神经,试图让他清醒过来,直到某个重物的突然降临。
‌太痛苦了,简直肺都要吐出来了。

‌然后最原终一认识了这个自称是汽水妖精但实际上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家伙。以下为当日对话摘要:
‌“呀吼☆最原酱!醒了吗醒了吗醒了吧!”
‌“?!?!?!谁?!?!”
‌“王马小吉哦!”
‌“王马……不是??诶??那个!我问你是什么人???”
‌“是外星人。”
‌“……………”
‌“实际上是你养的猫啦!”
‌“………我不记得我有养过猫…………”
‌“诶——最原酱真薄情啊——连自己那么爱的猫都不记得了(泪)…”
‌“我真的没有养过猫……”
‌“嗯☆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嘛!我是汽水的妖精哦!”
‌所以你到底是谁????最原揉着心口想。

‌最后王马小吉在最原家留下了。
‌理由是“因为最原酱没有喝掉汽水所以妖精国王发怒了不让我回去所以无家可归了”。
‌虽然最原有问过如果现在喝掉汽水会怎么样,回答是“我已经喝掉啦!难道你要我吐出来吗!”
‌骗子,哪里会有把本体消灭的妖精啊。最原愤愤的想。

‌经过了大概…呃,一两个月的相处吧,最原终一认为自己的《妖精饲养学》可以修到满分了,起码也是个A。
‌具体要点为,妖精不爱好好吃饭,饮料必须是汽水,对咖啡尤为厌恶。
‌“太苦了一点都不好喝嘛!”汽水妖精语。
‌当然最原终一并不认为王马君是妖精。从外表来看他应该比自己小上个两三岁,也许就是哪家的孩子闹别扭。至于他是怎么进到屋子自己的房间里来的,妖精自以为豪的撬锁技能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剩下的大概就是…留意一下有没有人在找孩子吧…最原终一看到了丢在垃圾桶里数量惊人的汽水瓶,头瞬间疼了起来。

‌“所以…王马君怎么才能回家呢?”
‌“最原酱讨厌我吗…?呜…”
‌“不是!只是说…嗯…总不能一直呆在我家吧…你看,你家里人也会担心的…”
‌“啊,最原酱真是的,妖精没有家人啊,你忘了吗!”
‌“差不多也该放弃这个设定了吧…”最原终一心里好累,觉得王马小吉泪腺上该是有个阀门,说停就停。
‌“哎呀,”王马小吉眯起了眼睛,“想要我走很简单的哦。”他拉起最原终一的一只手,抵在下巴上,“只要最原酱完成我一个愿望就行!”
‌诶?一般是这种展开吗?最原在心里默默思考。“那王马君的愿望是什么?”
‌“想要最原酱跟我○○…”
‌“?!?!?!”你说啥?
‌“骗你的!这么简单就被骗到最原酱真笨啊!”他把最原的那只手按在自己的脸上,歪头看着最原,“给我一个吻就好啦。”
‌最原终一觉得王马君的脸好热啊。
‌王马小吉觉得最原酱的手好热啊。

‌“只是一个吻的话…”最原终一低下了头。
‌脸红透啦!王马小吉这样想,扭头跑了出去。
妖精意外的守信啊。

  最原终一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晕乎乎的干了一些不符合自己性格的事。
‌然后他迷迷糊糊的按下了自贩机上汽水的按钮。
‌掉出了一听咖啡。嗯?这个情节有点似曾相识?最原终一摇摇头,又买了一瓶汽水回去。

‌王马小吉又留在了最原终一家里,据说是碰巧。
‌“最原酱真的好薄情啊,我都改变血统成为咖啡的妖精了还要赶我走——”
‌而且这次妖精的愿望很可怕。
‌搞不好最原终一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可喜可贺。

end.

最原:没想到吧,我故意的。
小吉:没想到吧,我也是故意的。

评论 ( 12 )
热度 ( 97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