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来自上帝的剧透:我们都会死

★自己爽系列,ooc,真的,不骗你
★作者脑子有病

‌有一天早上,我想到了死这个字眼。
‌不是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它,而是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死神。他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的一角,虽然我有定时打扫房间的习惯,但角落里还是不免落满了灰尘。况且这并不是我的房间,但我的确住在这里。他有些突兀的站在那里,披着一件巨大的披风,戴着一顶在我看来有点不合尺寸的帽子,他每一个动作都会扬起无数的尘埃,在阳光下它们无处遁形。
‌我不自觉的咳嗽起来,即使那些尘土并没有进入我的呼吸道。
‌这是病,得治。我知道,但是治不好。
‌现在我看见了死神。他不像各种宗教中描述的,是一具纯白色的骷髅,亦或是吐着长舌头的幽灵,他看起来像个小孩子,笑嘻嘻的看着我,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真是长的很好看的一个生物,是会让人喜欢上的生物,大概有些人想要自杀也是因为看到了死神吧,人们都喜欢漂亮的东西。
‌死神算是生物吗?我思考了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一瞬间,又放弃了。

‌第二天,死神从角落那向我的床铺挪近了一步。我看他的面容看的更清楚了,虽然他的帽子还是有一点不合尺寸,它太大了。帽檐隔断了本该洒在他脸孔上的阳光,那影子还映出了我窗台上的一盆花,我太长时间没给它浇水,快要枯死了,还是有点可惜的。我叹了一口气。
‌他突然把帽子摘了下来,我看到了他绀紫色的虹膜,我不知道死神的眼睛还能透露出生者一般的色彩,我想这大约就是死神的阴谋,他们靠一切富有生机和活力的物什迷惑灵魂,引导他们走向终结和覆灭。
‌他们的阴谋总会成功,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生命逝去。我盯着他看了一会,他有些百无聊赖的回看着我。
‌这很无聊,又浪费时间,并且毫无意义,但我们还是互相注视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

‌又一个早晨,我不知道是第几天,但今天天气不太好,没有太阳,天空里布满了黑压压的云。他每天一步的向我靠近,今天已经坐在我的床尾了。
‌我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了,这声音让我自己来听都觉得心烦,我以为死神是喜欢安静的,但他并没有走。他笑的比原先更加灿烂,甚至是带着爱意的。我猜这是我的错觉,但我不敢确定。
‌死神和人们所口口相传的差距太大,我想去弄明白到底哪里不一样,只要我有机会。但是好奇心会害死猫,不是吗?人类对死亡好奇又恐惧,我现在也是这样,如此的矛盾。
‌想接近,又不敢接近。

‌我已经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窗外的天空是氤氲的橙色,我不知是徬晚还是清晨,我没办法辨别时间,因为我无法移动。
‌死神压在了我的身上。
‌以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一个死神,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但我的确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可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颊上,我肯定脸红了,身上出了一层薄汗,自从生病以来,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热量真实地在血管里奔流着,我仿佛看到了窗台上的那盆花,它已经完全的枯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死神在房间里啊。
‌我的意识快要被分层,一层叫嚣着活下去,一层想要去触碰死亡,触碰我所不知道的世界。
‌然后他说话了。
‌“我猜,你现在心里想的都是我,对不对?”他句尾的语调上飘,嘴角轻轻上扬,每一个字落在鼓膜上,像是质问。
‌这大概是骨子里的求知欲在作祟,他单单只是存在就让人足够把所有的注意力和好奇心倾注在上,比任何一本小说的后续更加让人在意。
‌我足够清醒,所以我能做出真实的回答。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笑起来,真是让人心动,怪不得会有人说死亡是美。
‌他捧着我的脸颊,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

‌我确实是死了。

end.
实际上作者支气管炎老不好咳得肺要吐出来了。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