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这是怎样的玩笑啊

★是个暗恋的小段子,文不对题,自娱自乐性质
★太放飞了所以ooc,可能大概也许是原人格

‌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当恶魔爱上了一个天使,你猜会发生什么?
‌王马小吉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了。他戴着一顶帽子,帽檐磨得有点破损了,但仍挡不住他身上的光淅沥从各个缝隙露出来。他的发丝蜷缩在帽子里,成为帽檐的帮凶,稳当地把少年的眼睛遮住。
‌王马小吉的确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了,他身上的光吸引着他去追寻少年的踪迹,宛若一朵无头脑的向日葵追寻太阳的踪迹,即使太阳对此毫不在意。

‌然后在某个周日,王马小吉去和少年搭话了。在一辆空荡荡的电车上,车里只有两人,太阳光从车窗爬进来,车里的座位被晒得发烫,空气凝固在整个车厢,他手里攥着一瓶汽水,被他翻来覆去的转着,气泡在产生的瞬间又化为虚无。少年在看一本推理小说,王马小吉很庆幸这是他看过的。他的视线随着少年翻动书页的手指跳跃,连少年指甲上的半月白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也很喜欢那本小说。]他突兀的出声,把少年吓了一跳,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少年的眼睛。少年的下睫毛透出了一个扇形的阴影,扫在了他的心尖上。光斑在两个人的脸之间舞动着,随着电车的移动消失又出现。
‌[嗯。]少年仅以一个音节回应表示礼貌,王马小吉猜他可能根本就不想回应。
‌广播提示音响起,少年合上书本的声音与广播的机械声交织混响在一起,少年整了整帽子,在他抬手的刹那王马小吉不由自主又去看那一点点的半月白。在少年踏出车厢的一瞬间,他想,当恶魔看到天使时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呢?是想将他拖入地狱还是在就地狱之中静静的看着纯白的身影飞过?

‌他把汽水一饮而尽,碳酸散尽的汽水只剩下了人造香精的恶心味道,甜腻得发慌。空瓶子被随手扔进了垃圾桶,哐啷的一声,回响在无人的车站里,让某些人想明白了某些事情。

‌所有的人都有罪,谁都别想逃。

‌这是怎样的玩笑啊,天使和恶魔本来就不可能相恋啊。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