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牙疼就拉倒别治了

★作者大概脑子不清醒,不好吃还ooc
★真的要想好啊,ooc的,没修改就发了

‌万圣节是个美好的日子。
‌月光明亮,妖风穿堂,数不清的小孩子和大人化了妆在大街上群魔乱舞,也不乏一些真家伙跟着瞎胡闹,王马小吉是其中一个,百田解斗是第二个。
‌“吸血鬼和狼人的搭配真是烂大街啊,超——没意思的——”王马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糖果,他嘟嘟囔囔的抱怨,用来咬断动脉的尖牙在这时也十分便利。
‌“你小子闭嘴好吗?!谁知道现在居然只有咱们两个是单身狗了,不然谁愿意跟你一块出来??”百田悲愤地挥舞着自己的利爪,他刚刚被路人围观过,因为“化妆效果”太完美。
‌人类可以把所有节日过成情人节,鬼怪就只剩万圣节咯。
‌“等等等等,你是狗,我可不是~”王马侧着身子叵测的看着百田,一脸戏谑的补刀,“你单身,我不是。”
‌“啥????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犬科动物真好骗,智商低不是盖的。王马小吉一脸冷漠。他抓了一把糖塞进嘴里,以为老子想单身吗?
‌经过了巨长的反射过程,百田又一次悲愤的发现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王马!!!我诅咒你的牙全坏掉!!”可以说是对吸血鬼来说相当狠毒的诅咒了。
‌王马小吉十分不屑。

‌然而单身狗的力量是强大的,百田悲愤的嚎叫应验了。
‌隔天的黄昏,百田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吸血鬼的嚎叫也可以惊天动地。

‌“你这别是长智齿了吧…”万万没想到这么灵验,百田真是惊喜又惊吓,纠结的表情直接透露出了他的内疚与窃喜。
‌“我靠…”王马小吉的腮帮子肿得老高,刚刚的嚎叫已经证明了扯着嗓子叫也会牵动牙神经,王马已经不敢高声说话了。他看了看镜子,嗯,跟仓鼠一样萌。
‌“那啥,”百田已经憋不住要笑了,“说真的,你不需要看看医生啥的吗?”
‌“真讨厌啊百田酱,我当然不需要医生,我们吸血鬼不需要医生。”王马迫使自己笑的像花,眼神里透露着杀气,然后他喝了一口碳酸汽水。
‌百田在那一瞬间,回想起了耳膜被高分贝支配的恐惧。

‌在百田的强烈建议下,王马小吉去看了医生。
‌并不是普通的医生,能给吸血鬼看牙的能是普通的医生吗?
‌真宫寺幽幽的给了病因:“王马君,你糖吃多了。”
‌“哈?我没想到真宫寺酱你居然是个蒙古大夫…”
‌“你还经常喝碳酸汽水。”
‌“碳酸是什么?汽水又是什么?我从来不…”百田郑重的拍拍他的肩,“我懂的,王马,不要逃避现实了。”王马小吉非常悲痛。
‌“吸血鬼会长龋齿我也是第一次见,非人类真是相当的有意思…”真宫寺高深莫测的吐出一句话,“我有个很久之前听来的传说,狼人的血液可以治愈一些疑难杂症…或许吸血鬼的龋齿也可以算在内吧。”
‌他瞟了两人一眼,“或许两位可以一试这个偏方…”
‌“我拒绝!”
‌百分百真话,绝对没假话。
‌“这只是一个提议…”真宫寺十分遗憾的扶了一下帽子,“你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尽管去尝试。”
‌他眼睛里冒出一道诡异的光,“不过我也不认为有别的办法了。”
‌啊,非人类行为观察家兼职医生真是邪恶。

‌王马小吉坚信真宫寺是在为了一己私欲(论狼人血液对吸血鬼的实际作用)坑鬼。
‌说实话他牙疼的快要信了,不过他认识的非人类生物中除了巫师魔女吸血鬼外,只剩百田一个狼人。
‌非常痛苦,打死他也不愿意喝百田的血啊。
‌说不定有降低智商的副作用呢。

‌糖可以不吃,但是碳酸汽水不能丢。王马小吉艰难的用吸管喝着汽水,溜进了最原终一的家。
‌最原终一也是一个吸血鬼,这年头温和的吸血鬼不多见了,大家都疯疯癫癫的。
‌然后最原终一一边看书一边很耐心的听王马小吉特别因为牙疼所以显得特别含糊不清的抱怨,时不时点头表示自己有认真在听。
‌王马小吉超生气的,他有一个秘密,他喜欢这个吸血鬼,听到自己牙痛,这个吸血鬼居然都不来安慰安慰自己,难道他不知道吸血鬼牙痛很要命吗?没有牙怎么吸血。
‌他大喊一声“我讨厌你!”然后跳窗走掉了。

‌最原终一狼人问号脸???
‌他也有一个秘密,他喜欢这个一直把自己当成吸血鬼的吸血鬼,实际上他是个狼人。
‌他哪里不像狼人了?皮肤很白,生活习惯良好,昼伏夜出,不掉毛没有异味,也不会在月圆之夜跑到野地里去对月嚎叫,除了略显瘦弱其他一切体征正常。
‌好吧,是挺不像的。
‌这就是一切纠结的根源了。
‌最原很庆幸自己是个话不多的人,因为这样可以减少暴露自己身份的机会。
‌吸血鬼都挺讨厌狼人的,就像优雅和野性永远是两个极端。他不敢去确认王马讨不讨厌狼人,不敢保证,自己是狼人的身份暴露了,王马小吉还会不会来找他。
‌暗恋真是好痛苦啊,比在圆月下抑制嚎叫的冲动还痛苦。

‌但就目前对王马小吉来说,可能还是牙疼比较痛苦一点。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为什么可以这么疼?不小心碰了一下的触感都会穿过神经直达大脑,然后变成痛觉信号射进牙髓里。
‌特别是痛到饭都没法吃的时候,就是个巨大的问题了。
‌人在痛觉和饥饿感的双重夹击下,很容易做事儿不过脑子,吸血鬼也一样。

‌比如在大雪纷飞的圣诞夜出去乱跑,路过教堂被圣光击倒在地被路过的谁捡回去。
‌一般都是这种剧情吧,人类少女在黑暗的城市角落捡到了一个受伤的颜值超高的人,并且将其带回家养伤,没想到对方是吸血鬼,然后发展成一段禁忌的人外爱情。
‌我们的剧情单纯不做作,捡了王马小吉就是最原终一。
‌最原终一只是出来办个事儿而已啊,狼人对圣光抗性很好的,被照到了顶多露个耳朵尾巴啥的。他也没想到怎么就看见了个脸啃地的吸血鬼趴在那儿了,吓了他一大跳。
‌都是缘分呐。

‌然后一切都乱套了,简直天崩地裂。
‌王马小吉的记忆只停留在“好饿,好像有什么好喝的血,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这一段就断片了。
‌最原终一记得一切,事情是这样的:
‌他废了老大劲把七荤八素的吸血鬼背回了家,期间因为耳朵和尾巴被各路小情侣一路围观,自己因为紧张而心脏怦怦跳。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吸血鬼饿昏了头,狼人的颈动脉近在咫尺。血液的香气不断撩拨着吸血鬼脆弱而敏感的嗅觉神经,在这个血液来源是暗恋的人的情况下,理智很容易断线。
‌断了线的吸血鬼被放下后,一把抓住了狼人的尾巴,手感超好。
‌敏感处被抓住的狼人当场跪地,地势由高转低,瑟瑟发抖的看着吸血鬼。
‌王马小吉思索着自己没养狗啊,何况是闻起来还这么好吃手感还好的狗。
‌他扑了上去,一边啃一边撸狗,搞了一夜,非常的惨无人道。

‌现在的遗留痕迹看起来像是做了什么苟且之事。
‌乱掉的衣服和头发,皮肤上透露出的暧昧的齿痕。
‌太糟糕了,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

‌王马小吉十分震惊。
‌最原酱居然是个狼人?我还以为我要发展吸血鬼男同禁忌恋了?
‌我居然只是撸了个狗不是干了别的什么?

‌牙疼提醒他这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的。
‌真受不了啊,破罐子破摔吧,撸狗也是要负责的。
‌他叫了一声,最原酱!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
‌吸血鬼的牙齿非常尖利,咬破了狼人的嘴唇,有血流了出来,很快就被舔了个干净。
‌最原终一正沉浸在暴露了种族的悲伤与惶恐之中,被突如其来的冰凉触感和尖锐的痛觉拉回了意识。
‌又痛又甜。牙痛嘴唇也痛,除了血液甜美之外还有什么是甜的。

‌然后王马小吉的牙不痛了。
‌真宫寺真的不是蒙古大夫啊。

评论 ( 20 )
热度 ( 116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