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当一个人偶得到了一颗苦杏仁

★萌新揭棺而起,ooc强烈预警,前后文极不连贯并画风突变,逻辑性全无
★不会写甜,只会流水账,时隔两年的动笔,真的想好了再看

王马小吉是一个人偶。准确的说是一个热爱说谎和恶作剧的人偶。
  
白银小姐制作了他,赋予他一个名字。梦野小姐念了不知名的咒语,用魔法给予他生命。他诞生在一个晴朗的夏夜里,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落下来又升上去,它们的影子映进王马小吉的紫色瞳孔,他觉得有一丝喜悦从心底里冒出来,像汽水里的碳酸泡泡炸开来。

当他透过白银小姐商店的橱窗望向对面的——东条小姐的甜点店时,那些细密的碳酸泡泡又炸开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欢腾。东条小姐刚刚来到镇子上时,给白银小姐送来了里面塞了一只小精灵的软面包(不过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精灵在被吃掉之前就飞到天上去了,还撞到了春川小姐)和一个漂亮的、有浅金色头发跟粉紫色眼睛的饼干人小姑娘赤松枫,她的心脏是黏糊糊的太妃糖做成的。赤松枫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饼干人,还有另一个饼干人和自己同时诞生在东条小姐的烤炉里。

“最原君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哦,不过总是不爱笑,东条小姐忘了给他一个心脏,但也有可能是材料用光了。”赤松枫惋惜地说,头顶的呆毛(麦芽糖制)也蔫了下来。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巧克力钢琴吸引走了,有着可可气息的音符总是她的最爱。

王马小吉若有所思,饼干人赤松酱已经很有趣了,他现在想见见另一个饼干人。他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第一面就先冲上去,大喊“最原酱——!”这种惊吓方式屡试不爽,他总能从白银小姐那儿听到各个陌生人的名字,并以人偶来说最快的速度扑到对方身上并大喊明显亲昵过头的称呼——对方的表情会宛若一头被兔子咬伤了的狼。整个商店里的人偶都被他的恶作剧或瞎话捉弄过。真宫寺是清威胁着要抽出他的神经,茶柱转子烦到不行,偷偷跟着梦野小姐跑掉了。尽管被白银小姐警告过,但他依旧乐此不疲,仿佛他才是这个小小商店的主人。

当王马小吉第621次从橱窗向对面张望时,剩下的另一个饼干人终于被送来了。最原终一从篮子里探出了头,小心翼翼的按着帽子打量四周。王马小吉感觉到心底的碳酸汽水被人打翻在地,它们争先恐后的爆炸开来——就在他看到饼干人柠檬薄荷糖制的眼睛时。

他像心里设想了多次的那样,起跑——跳起来然后——如果忽略篮子和桌面的高度差,他大概会成功。最原终一看着眼前突然冲过来的人偶,没能及时阻止他摔在篮子的提手上。

看起来可真疼。最原终一拉低了帽檐想。
这比我原先的计划更惊喜。王马小吉砸在提手上想。

但从现实看来还是有机质属的最原终一让无机质属的王马小吉感到了惊吓。

“最原酱!!!你为什么没有被吓到啊!!!”从感叹号可以看出惊吓程度,我们亲爱的人偶一般只用一个感叹号。
“唉?”最原终一眨眨眼睛,以一个问号表达了自己的众多疑惑。

白银小姐揪起了王马小吉的领巾,把他从篮子提手上拿下来。东条小姐有些遗憾的告诉他,用来做饼干人心脏的糖在制作饼干人时缺货了,自己并没能来得及给最原终一补上一颗甜味的心脏,就塞了一颗苦杏仁进去。

“他的反应可能会有些淡,但没有糖果心脏不会影响他的思考,他依然是个好孩子。”

王马小吉思考着好孩子的意义,其结论为最原酱并不是个好孩子,因为最原酱压根儿就不会被自己吓到。他闹腾着要求东条小姐把自己的身体关节全部换成和树脂同色的曲奇,或者是把心脏换成透明的水果糖,以求能稍微跟最原达成物质上的一致,当然最终目的的的确确是想要逗他玩儿,后来这个目的就发生了实质的变化。
东条小姐不光摁着他的脑袋拒绝了他,还狠狠地敲了他一下。

毫不意外,跟白银小姐闹也是没有结果的。白银小姐扶着眼镜叹了一口气,建议到:“不如你去给最原君找一颗合适的心脏怎么样?”
王马小吉冲她吐着舌头,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其实呀,有趣又麻烦的事儿,他倒是一点儿都不讨厌。

毕竟,这样一来,最原酱的心脏就是我的了呀。

他试图找到最甜美的一颗软糖,一块苹果肉桂派,又或是加入了砂糖和奶油的最最香甜的其他的什么软乎乎的东西——东条小姐告诉他那是最适合拿来给一个已经成型了的饼干人当做心脏的。

“毕竟他的胸口已经没有可以放心脏的位置了,硬质糖果已经不能用了,你不可能在他的胸口挖出一个洞来。”

最原终一好愁啊,能再见到赤松小姐虽然很高兴,但王马君的确是令人烦恼的。他试图摆脱每天缠着自己的那个人偶,比如躲进书架上书与书的夹缝之间,亦或是跳进饼干罐里。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王马小吉总是能满面笑容的把他从各种犄角旮旯找出来,一脸认真严肃地要求他陪自己玩游戏,拿着刀子比比划划把自己弄伤,甚至指着白银小姐说,实际上她是人偶自己才是真人。要不是没法碰水,最原终一就要跳进水池里洗个透彻,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人偶才能嗅得到的气味。

赤松枫好愁啊,她经常在最原终一惨遭蹂躏后拍拍他的头以示安慰,心里想的却是,王马君太惨了,喜欢的是一个没有糖果心脏的饼干人…

王马小吉也好愁啊,他想不出有什么甜滋滋软乎乎的东西可以给最原酱当做心脏,没心脏的最原酱总是不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的人偶心脏都要咔哒咔哒的坏掉了。

最原终一更愁了,王马君有个把天没来找过自己,安生的像人格分裂,怕不是正在酝酿更大的事儿,最原终一胆战心惊的想,不自觉一脸的愁眉苦脸,东条小姐都开始担心起来。

“最原君,不如去找点儿糖吃吧?难过的时候吃甜食会好起来哦。”赤松枫这样跟他提议。
最原终一想要反驳,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明明就不是难过,而是另外一种自己所不知道的感情,掺杂着失落与莫名的兴奋和期待,如同盐水太妃糖里又加了甘草糖一般不可理喻。最原终一想的脑袋都要炸了仍然得不出结论,那颗用苦杏仁做出的心脏都在飞快地颤抖,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这就是世间所说的恋爱吧?后来白银小姐悄悄的和赤松枫说。

王马小吉没能找到一颗合适的软糖,甚至想着要不要用一颗葡萄干来代替好了!他像是漫无目的、晃晃悠悠的走着,把同样有些恍惚的最原终一撞倒在地,然后毫无预兆的大哭起来。眼泪鼻涕哗啦啦的流到最原终一的胸口上,把面粉和黄油全都化掉了,露出了里面的苦杏仁。

最原终一慌了,一是没想到人偶力气这么大根本就推不开,二是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胸口就要大开一个洞,怕是要完——饼干人的思绪都没跟得上人偶的动作,王马小吉一把下去,挖出了那颗苦杏仁,毫不犹豫的吃掉了。一瞬间,他觉得心底里的碳酸汽水被打翻在地,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以武力手段从物理方面夺走对方的心,纵使一个没了心脏的饼干人也吓得浑身僵硬。王马小吉笑嘻嘻的低头,轻轻的在最原终一脸上吻了一下。
“最原酱,虽然我没能拿到新的心脏,但是旧的心脏我也不想放弃啊。”他的语气一点儿都不像是刚吞了一颗苦杏仁。

最原终一没了心脏也依旧觉得胸口要爆炸了,身体内馅的奶油夹心争先恐后从洞口溢出来。他急忙捂住了那个破掉的洞口,草莓酱的颜色还是从面粉色的脸上透出来。简直大事不妙,制作自己的材料里并没有盐水太妃糖和甘草糖,但它们好像也要从小洞里出来了!没了心脏是如此的困扰,他在也没借口骗自己不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了!

王马小吉非常满意这次的恶作剧,假哭可以换来一颗苦杏仁,也可以换来一个没了心脏也会被吓到的、很容易透出草莓酱颜色的饼干人,他嚼着柠檬薄荷糖这样想到,碳酸汽水的泡泡一如既往的在翻腾。

赤松枫按着胸口的太妃糖默默的想,最原君这才是要完了呢。

评论 ( 34 )
热度 ( 115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