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冲田组】说谎的神明

☆Hi,everyone,又是奇怪的脑洞。

★想着写个暖暖的童话,所以是奇怪的伪童话风,ooc非常严重,非常,严重。短短的。

☆并没有明显的cp倾向,打了俩tag.

★bgm《梦与叶樱》or《三杯空城》(?)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诶?这么晚了你还要听吗?嗯……那好吧,不过很无聊哦。

      ————只是一个,说了谎的神明的故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某个世界,某块土地上的某个偏僻的地方,长着一棵樱树。它在这儿的时间很长、很长,好像从世界诞生之始就在了。

在这儿呆了多久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

树灵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今年的春天来的有些急,他还没睡醒。风里的寒冷让他往枝桠深处缩了缩。他喜欢在自己弯弯曲曲的枝桠里蜷缩成一团儿,不动也不挪窝儿,也不下树去走走,这样才像棵树。

树灵觉得,自己既然是棵树,就该安安稳稳地坐着,安安稳稳地听风从树梢间吹过的声响,安安稳稳地每年掐着日子开花儿,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

安定的一棵树,安定的一个树灵。

他睡着,醒来,开雪白雪白的花儿,等到花儿落完,他就再睡着,一年就过去了。年年如此。

花开花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某一年,树灵又从睡梦里醒来了。他仍旧蜷缩在枝桠间,伸了个懒腰,觉得奇怪:自己怎么这么困呢?接着他就被冷风吹精神了。

树灵瞪大了眼睛看四周,连眼角小小的痣也疑惑地抖动两下:树叶还没抽芽,雪还没化成水,春天还没有来。

树灵有些火大,谁吵醒了他呢?他低头一看,吓了一跳。树下靠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身形一起一伏。

睡着了吧?这冰天雪地的,可不能睡啊。树灵犹豫了一下,从自己呆了不知多少年的枝桠间下来了。他跺跺脚,俯下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孩子,有些好奇。树灵从没见过除草灵、花灵之类以外的生物,他连自己的脸都没见过。这地方太偏僻,一个会说话的灵都没有。

长的真好看啊。树灵心里翻腾起了恶作剧的小念头,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还是伸出手去,一把就住了可怜孩子搭在肩膀上的小辫子,狠狠地拽了一把。

疼痛叫醒了孩子。孩子的眼角挂着不知因为疼痛感还是困倦而带来的泪,在眼眶里透出一个湿漉漉亮晶晶的眼神。

树灵扶着腮帮子,孩子的眼睛让他想起了自己身旁的一株椿花,红艳艳的好看。他扭头去找,却什么也没发现,椿花原本的位置没了一丝一毫的痕迹,大约是自己睡着的时候枯死了。

突然,孩子赌气似的站了起来,伸手去够树灵挂在脑后的高高的辫子,很勉强的拽了一下,不疼。树灵冲孩子满脸歉意地笑了笑。

“我问你,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我累了就不能休息嘛?这附近可只有你一棵树,还光秃秃的难看的要死。”

树灵有些委屈,现在可是冬天,冷风飕飕的刮,他长什么叶子呢。

“我要去找我的家,我出生的地方。”

“你的家长什么样?”

“总之,是在一条河旁边……哎哟,我要是记得还用得着到处找来找去的吗。”

树灵沉默了,孩子也不作声。风里有酸酸的悲伤的味道。

希望你能找到家吧,能找到就好啦。

可是我也只是为了看它一眼,还会回来的。

是吗?那你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啊。

但是我很不擅长认路啊————怎么回来呢……

“嗯……那我只要开着花儿,你远远的瞧见了花瓣,就能回来啦。”树灵敲敲脑袋,摘下了自己的白围巾系在孩子纤细的脖颈上,“很冷吧?”

孩子走了之后,树灵却犯了愁,世上樱树多的是,怎么才能认出哪一棵是我呢?花开都是在春天,那孩子在其他季节回来了怎么办呢?树灵愁的觉都睡不着了。

树灵从冬天烦恼到春天,终于开了窍。把白花儿开成同
那孩子的眼睛一样就好了嘛,一年四季都不凋谢就好了嘛。

在某一年,一个偏僻的地方,人们发现了一棵常开不败的樱树,花色如血。人们满心欢喜,一定是有神明在啊。他们忙前忙后,急匆匆地建起了神社。樱树被庄重地围在正中央,每天参拜的人络绎不绝。

树灵颇为无奈,又觉得好笑。他被这样严严实实的围起来,着实不开心,这样一来,那孩子不就看不到花儿了吗?不过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的烦恼,也没有一个人能听到他的忧愁。树灵啊,那孩子是怎么看到你的呢?

然而,既然有人信他是神明,他就是神明了。

神明在神社里转转悠悠,他已经很久没有合眼了,和他睡着的时间一样长。

一年一年又一年,兜兜转转还是春。

神明偶尔会回到自己曾经蜷缩了很久的枝桠间,弯弯曲曲的枝桠上绑满了写着参拜者心愿的红布条。神明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还是认真看了每句字迹不同的话语。

然后他自己也找出了红布条,认真的写了一句话,在密密麻麻的布条的间隙间仔细绑好。

“希望那个孩子能找到家,最后还可以平安回来。”

神明打起了瞌睡,脑袋上上下下一点一点,他只好又回到了枝桠间。

——你太老啦,早就撑不住啦,为什么不去睡呢?

神明有些难过。可是我还要等那个孩子回来啊。

——那孩子是个浮游灵啊,早就成佛升天了吧?世上有哪棵樱树同你一般傻,永开不败呢?你太累啦。

神明心里酸酸的,风也酸酸的。

那好吧……我只睡一会儿。

神社里的巫女惊慌的发现有神明寄居的樱树,竟在一夜之间落尽了它那常年不败的花儿,满地残红。只有枝桠间密密麻麻系满了的红布条还在,看上去像开花儿了一般。

人们惊恐地叫:“神明不在了!神明离开了!”

天上突然打起了雷,一把大火把这儿烧了个干净,红布条也变成了灰烬。这儿又成了一片偏僻荒凉的地方。

在很久很久之后,有一个少年,踩着刚刚冒出头的草芽来到这里,少年有一双漂亮的、像红椿花一样的眼睛。

他低着头,从纤细的脖颈上解下一条红围巾,在不知什么树的烧焦的枝桠上系成一个花儿似的结。

他说,骗子。眼眶里透出一个湿漉漉亮晶晶的眼神。

少年走掉了。

神明是不能说谎的,说谎的神明都消失了。

————睡着了?哈哈,果然是故事太无聊了吗?

————晚安。

END.

2015.9.30

♪没有信守承诺的神明消失了。

♪暖暖的,很贴心(哈拉休)

♪很短吧?为了做到像个童话(什么?!),我尽力没写一个名字x

♪Good night.(记得找bgm的歌词喔喔哦?!)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