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冲田组】天、地、人间

☆天使和恶魔的故事,还请您略停下看一眼——

☆前几天才说了不写文的我,脸好疼。既然有脑洞我就堵上,敬告,ooc

☆写的时候脑子里都是shit。也许有令人不快的描写。

☆说不上是cp,倾向于cb多一些,硬说的话,是清安。

这是大和守安定成为恶魔的第一千日。

“这里并不如我想的那样啊……”

一切正常,最不正常的便在于“过于正常”一事。即使自己已经成为恶魔达到两年之久,心中的疑虑和隔阂也未曾消散一丝一毫。安定日日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疑惑,久而久之也攒下了厚厚的一摞,然而无人解答他的问题。

千日之前,神的子民坠入黑暗。

那是个相当漫长的过程,足以让安定思考许多事情。随着失重感的增加,疑问也生长起来,硬生生的把心里缺失的一块儿填塞进去。

地狱该是何种面貌呢?也许是寸草不生的荒地,也许是熔岩成河的炎域,亦或是无生无死的寂地。

旋即他摇摇脑袋,驳回了这个念头。

——那里,起码还是有恶魔生存的,同我一样的……

安定瞄向自己的羽翼,污浊从根部攀爬上来,蔓延至每丝每毫,直到每根羽毛都成为没有光亮的漆黑。

大和守安定是一个恶魔了,他想。

“砰”的一声,安定就这么直直的砸在了地面上。

他没急着起身,躺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视野所及的天空。地狱的天空是朱色的,空中也会有鸟儿飞过,不过倒是同墨一般的黑。

大概是乌鸦?安定顺手从羽翼上揪下一根羽毛来,举到面前仔细的端详。

红色,还有黑色。

“请问——需要帮助吗——”

头顶的方向传来了男性的声音,安定放下羽毛抬头望着他:男人站在坑的边缘上望着他——这个坑是刚刚自己砸出来的吧?安定默默的想。然后回答:“如果你能帮我,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周围的什么鬼啊神啊都被这一砸吓跑了,只剩这个人,居然还能发现自己躺在这儿。

就算到了地狱,安定也并不想当个不称职的恶魔,即使原先他是神的子民。

名为烛台切的恶魔意外的热心,对于安定原来的身份也毫无忌讳,像个npc一样麻利的帮他打点好了一切。

虽然有点老妈子,但安定并不讨厌他。更别说,后来安定还发现他是自己的上司。

一日,烛台切这么对他说了:“安定君,我见过很多堕天的恶魔,他们无一例外放弃了自己的羽翼,而你还留着。如果你是挂念着什么的话,不如跟我商讨一下啊?”

安定拒绝了来自热心上司的好意,他是挂念着什么,但那是他自己也不明白的。

“大概是朋友吧。”

在天上,所有生者都说,恶魔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安定总是有着疑问:“为什么,恶魔就是恶呢?”

对方用见了鬼的表情盯着他:“神正是这么说的。”

神,我们在天上的父。生者如此歌颂着。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加州清光总会皱着眉头:“谁——知道——啊——?倒不如说,恶魔的事,不该他们自己说了算吗?”

漫不经心,接着亢奋:“喂安定,你不是管理书籍吗,那么闲倒不如去禁书库里看看——喂!!!”

安定以利落的手刀回答了他:“不行——禁书就是禁书,被罚我可不负责啊。还有,你说谁很闲啦?”

没错,大和守安定是个文职人员,说白了就是图书管理员,不过图书也并不是一般的书。原本,安定是和清光一起申请入职军队的,两个人都是好斗的,就想在前线打打杀杀——清光评价:“长的很安静,骨子里一点都不安静。”本该百分百通过的入职申请,安定却是被调转到了文库部门。负责人事管理的鹤丸国永给出了正解:“诶嘿☆年龄太大搞错了☆不好意思☆”后经加州清光先生的权利阻止而避免了巨大惨案的发生。

“你没进军队真是恶魔的福祉……”事后,加州清光先生精疲力尽地讲。

经由此疏忽,安定本可以申请调动。
但事实并不如此。原因大概是源于清光的一句玩笑话:“你这家伙不如呆在这儿得了,想你这样,一上战场肯定因为太狂暴而累死了——翻翻书找找看有没有那个老神头儿的黑历史之类的……”
玩笑话而已,但如安定这般认真,也就不存在什么玩笑了。

安定暗自打算着,自己可以待到任职期满,然后再申请跑到前线去——但他们的“父”也并不是个安分的神,毫不含糊的挥挥手,军队就向着地狱迈去了。战争总是惨烈的,多了也会让人麻木,比如战败,比如牺牲。无论天神,恶魔,亦或是人,都是如此。

得知讣告的那天,安定罕见的早退了。
他跑到了两个人诞生的地方去,大多的天使无父无母,指不定是从哪儿诞生出来的。这么多年来,清光也只告诉他自己是河边诞生的,安定自己就是从那条河边上的樱树上生来的。当他睁了双眼,另一双眼睛就已盯着自己看了,两个一块儿初生来的小家伙,顺理成章的呆在了一起,好似上辈子也是这么过来的。

就因为清光比安定早睁开了眼睛,他就自诩为兄长。安定颇为怀疑,却也不否认。但现在安定看着河里水纹慢慢流淌,突然就很想弄清楚它。

第二天,安定就同往常一般往自己的职位上去了。同僚兼前辈的堀川觉得不对劲,开口刚想说话,愣是一个字儿没说出来就被堵了回去。
安定笑得让他发慌。
堀川就眼睁睁的看着安定向闭锁了好些时候的门伸出手,却依旧说不出什么来。他自己也有着好些重要的人,如若发生同样的事,自己也保不准不会冲动——
罢了,睁只眼,闭只眼。

安定对神没什么怨恨,作为神的子民,神的使者,为神所驱使、利用,都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有个声音啊,在心脏上跳啊跳,叫啊叫。
“还想被束缚吗'?”
——“不想。”
“包括神在内?”
——“……嗯。”
安定翻过了每个落满粉尘的书架,毫无目的地寻找、查看、放回。
重复。

那里记载了太多不该被知道的事。譬如轮回,譬如宿命。
灵魂流转,是否还会回归?
“也许,在哪里……还能见到也说不定……”
承载太多秘密的神的子民,终于承受不住,从天上落下了——

大和守安定成为恶魔的第一千零一日。
千日的时间未能解开安定的疑惑,但足以他搞清地狱的每个角落。
大到制度体系,小到一草一木。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因为一切同天上无二。

那条河还在,那棵樱树也在。
简直像一个太过真实的梦。

在地狱的安定没有闲着,仍选择了当个文职人员,工作完成后他就出去闲逛,无一例外的在那条河旁停下、发呆。
实际上他是在思考问题啦。
深秋的风有丝丝的凉意,安定紧了紧围巾,看着河面上自己羽翼的倒影。
扑扇扑扇翅膀,就吹走了几片花瓣——地狱是个奇怪的地方,樱树会在秋天盛开,染出枫叶一般的红。

一块儿石子打着水漂从安定面前划过,激起一串儿叮叮咚咚,波纹散开来,羽翼模糊成一团漆黑。
第二块儿石子,打在了安定的后脑勺上。
无论在哪儿,都有这种小孩子啊……安定有些无奈,说到底,地狱和天上到底有何不同……

第三次,一块只比拳头略小的石块从安定的脸旁擦了过去。砸在水上,羽翼的倒影彻底破碎了。

“喂——我说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老头子一样的习惯啦?”
安定有些恼了,顺手捡起颗石子就砸了过去——
正中红心。

漆黑的羽毛刹那间散落成尘。

“你说谁是老年人啊?”

心还是那颗心,人还是那个人。
天上地下,人间红尘,有什么重要的?

第一千零一日,大和守安定的疑问,彻底消除了。

End.

♪有小伙伴疑虑我就讲一下,安定心里的疙瘩就是“我的外貌变了清光还会爱我吗”(不),自私的设下了灵魂流转各处的故事,清光作为一个天使死后成为了恶魔再次和安定相遇。人总是会在意外表上的事,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人不是吗(笑)
♪一个安定顾虑太多而不能真正找到清光的故事。
♪说实话我觉得很ooc,这个脑洞设定不太适合他俩,但是我还是写了,现在稍稍有些难过,毕竟我并不太擅长写文,更别说是这两个人了……
♪如果你们能看到这里的话,真是太感谢啦☆

2015.8.24.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