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生之以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雷安】网络一线牵,相逢即是缘

◇复健八千 逻辑全无 崩坏小能手






“小安,我觉得这姑娘对你有意思。”店长捧着手机若有所思道。
“嗯?什么姑娘?”临近收工,安迷修忙着换制服,衣服卡在脖子上如同卡在洞里的柴犬。
“就这个,‘你的小可爱Ray’。”店长带着八卦的心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她跟我要了你的值班表,还专门蹲你当客服的时候点外卖,还问我你喜欢什么。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你实际上不光当客服还跑腿送外卖,我真是见不得人家小姑娘为了多跟你说一句话天天掐点儿点餐。”
“店长你确定吗?”安迷修脑内过滤一遍母胎solo的经历,卡着的制服褪到脑门儿处,恰似一只沙瓦郎,使他迅速打消了这个美妙的可能性。从来都只有他对女性示好,对他示好的女性无外乎三类人:喜欢他兄弟朋友的,求他办事儿的,还有一种是他亲妈。
“那当然了!你老板我行走情场二十多年,还没失过手,再说了喜欢这种东西怎么藏的住啊,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觉得不靠谱,再见!!!”安迷修夺门而出,一骑绝尘,及时阻止了适龄女性八卦心起的长篇大论。
“看人头像小姑娘长的肤白貌美的,你就是个木头脑袋,等着单身一辈子吧!!!”店长对门外大叫,吸引来一阵惊异的注视。

肤白貌美的小姑娘此时正皱着眉头狠戳触摸屏,下一秒就要化身成为肤白貌美的暴躁老哥。因安迷修最后一个及时到场,阻止了这一惨无人道的行径。时间观念极强的雷狮梗着脖子看眼前这个迟到了的话剧演员(临时),丝毫没有想到自己也是个被拉来的临时工。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安迷修对着话剧社长赔不是,“刚刚兼职回来,我们是什么剧本?”
“《莴苣姑娘》!全都反串!怎么样,有新意吧?”社长美滋滋,完全没有想过为什么被拉来帮忙的在场的各位皆为男性,就连墙上的壁虎都是公的,也没有想过在周年校庆上上演一出表面百合实为耽美的小话剧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在后来的一次校园采访中,已然成为前社长的他说道,不该交由凯莉去帮忙拉人,更不应该丢了自己的脑子。


《莴苣姑娘》是《格林童话》中的一个童话故事。讲述了一个头发具有魔力的女孩遇见了王子,历经磨难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来自百○百科。
社长指着ppt,在台上慷慨激昂:“我们要做什么呢,我们要把这个简单的boy meets girl做的更好,做的更棒,发扬光大,超越经典!”众人频频点头,个别人口中流下滴滴点点晶莹剔透的口水。
安迷修流下了滴滴点点晶莹剔透的泪水:“讲的太好了!我一定会努力演绎好我的角色的!所以我的角色是什么?”

社长转身领着穿着特制super size泡泡袖纱裙的雷狮从试衣间走出来,一脸惊不惊喜:“安同学,你们俩演对手戏呀!”
安迷修一脸惊吓:“社长,这角色是怎么分的啊?!”
“按颜值咯!最好看的演女主角,第二好看的演男主角,但是我们是反串剧,所以男主角就改成女二号了。而根据我社的校园隐秘调查显示,雷同学第一,你虽然不是第二,但你是最有可能答应参演的好人。”社长狠拍他的肩膀,大力赞赏安迷修舍己为人的精神,没觉得“反串”不是演员反串而是角色反串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就连校园调查都要给我发好人卡,姑娘们真是不放过一丝机会来告诉我没戏。安迷修看着雷狮坚毅的侧脸,和高达186的身高,不禁泪流满面,萌生出一种夺路而逃的冲动。
社长正在动手给雷狮化妆:“诶呀,你们是不知道!我们怎么才把男主角的衣服改的女性化了一点!看看现在,多可爱啊!”但社长的化妆手法拙劣无比,非但没有软化女主角的脸部线条,反而让雷狮拥有了刀削般的脸庞,整个人都像毕加索的画一般立体生动。
雷狮的暴躁老哥人格破壳而出,他夺过社长的工具,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一个清新自然的日系妆容,在186的身高下显得楚楚可怜又不失威严。
社长十分佩服,忙问雷狮大神的来历,得到答案:表演系。
安迷修盯着他的脸,觉得极其眼熟,好似在梦中见过,又见的不真切,似有模模糊糊的一层雾罩在上面,不禁喃喃自语,脱口而出: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社长大喜,不愧是中文系的学霸安迷修!不光会演戏,还融入了自己的专业特色!


暴躁老哥雷狮曾经跟自己的亲哥打过一个赌,如果输了就要和陌生人微信交流时装成女生,赌的内容是卡米尔一天之内吃不吃的了十五块小蛋糕。雷狮赌吃不了,但卡米尔非常争气,买一块吃一块,在兄长们挨个请客的惊喜之下连吞三十多个,给甜品店的单人消费量创造了新高。
“你的小可爱Ray”在憋屈之中呱呱坠地,顶着一张苦大仇深但胜在肤白貌美的头像,雷狮曾经用她和多家外卖客服谈过话,这让他觉得自己的专业技能更加精进了。

但是就算在这有些许屈辱的表演过程中,也有一丝丝的光亮。那是一个寂寞的夜,饥饿的雷狮掏出手机来点外卖,往常从不多废话一句只管多推销垃圾高热量食品的客服却开始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并就此提出了许多饮食建议,在他想要下单一份烧烤食品时,略有不快地讲:“小姐姐还是注意一下哦,吃太多烧烤类食物对皮肤不好的。”
不得不说,作为餐馆客服,这种不光不推销还千方百计不让点单的行为着实可以称为吃里扒外,但对雷狮来说不是。
现如今对陌生人散发如此多善意的姑娘,不多了啊!!!他认识的都是凯莉之流的恶魔型少女,屏幕另一端的她实在是太清纯不做作了。
这是一个寂寞的夜,寂寞的雷狮觉得自己恋爱了,上面一大段的回想都是借口,因为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雷狮熟练地点开了某个让他心跳的微信号,开始了今天的点餐。
又能和喜欢的人说话感觉真的很好!虽然对方以为他同为女性,但这构不成什么障碍,起码目前不是。

你的小可爱Ray:还是老样子
客服00:老样子是????
你的小可爱Ray:?
你的小可爱Ray:今天不是该那个谁值班客服??
客服00:?
客服00: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你说小安啊,小安今天有事儿换班了,下午就走了
你的小可爱Ray:…………
客服00:你要什么?
你的小可爱Ray:今天就算了吧
你的小可爱Ray:突然不想吃了
客服00:?????
客服00:那好吧

虽然没有和暗恋对象说上话,但雷狮的内心还是略略有些高兴的,原来她叫小安啊。
一听名字就很让人安心,将来一定是贤妻良母型。


店长小姐:诶诶诶,刚刚那个姑娘又找你点餐呢!
最后的骑士:?
店长小姐:你不是换班了吗,人家找了个空,最后直接不点了!
最后的骑士:所以?
店长小姐:哎呀!要不然说你傻呢!这么大一个箭头还反应不过来?
最后的骑士:我觉得不是。
最后的骑士:这个小姐姐以前说话就有点冷冷的,我觉得她可能是害羞,不愿意和陌生人讲话。
最后的骑士:所以才盯准我一个客服点餐的。
店长小姐:………
店长小姐:当我没说
店长小姐:再见了您内
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放下了手机,内心有些慌乱。
如果说能因为这样小小的一份兼职工作结束母胎solo二十年的命运,他还是很乐意的。
问题就在于对方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为什么喜欢自己。
大龄单身直男安迷修又拿起了手机,翻起聊天记录。

你的小可爱Ray:烤串五十份,啤酒一扎
客服05:又买这么多呀!不是说了吃太多烧烤食品不健康吗(ㅎ‸ㅎ)
你的小可爱Ray:………
客服05:(◍ ´꒳` ◍)就这些是吗?小姐姐还有别的需要吗?
你的小可爱Ray:我去问一下
客服05:好的好的~
你的小可爱Ray:你们店不会有蛋糕卖吧
客服05:嗯——没有的呢(;′⌒`)而且大晚上吃蛋糕会发胖哦,糖分摄入太多对皮肤也不好。
你的小可爱Ray:不是我吃
客服05:这样啊!那也提醒另一个小姐姐一句吧!
客服05:虽然我们不卖,但是小姐姐可以给个店址,我们可以帮忙代买。
你的小可爱Ray:费用?
客服05:小姐姐长的可爱,不收钱啦(ღˇ◡ˇღ)~

安迷修忽了视自己因为是客服所以不知不觉间产生的甜腻里人格,苦思冥想也没有找出对方喜欢自己的一丝端倪。

最后的骑士:店长小姐。
最后的骑士:关于这件事,我刚刚思考了一下,觉得应该听听您的意见。
店长小姐:居然还开了个窍
店长小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最后的骑士:事关一位小姐姐的情感问题,我觉得不能忽视,不然是对感情的极大不尊重。
店长小姐:…………
店长小姐:哦 这么严重啊
最后的骑士:很严重的好吗!
店长小姐:那这样吧,她不是你们学校的吗,想办法见个真人呗
最后的骑士:……这样不太好吧?
店长小姐:你突然又提这事儿就是对人家也有意思吧
最后的骑士:哎不是的……
店长小姐:得了吧,我还看不出来?等你找见真人了,近距离接触一下,第一摸个底,看看姑娘到底怎么样,第二你接触了,才能看得清你自己到底对人家有没有感觉嘛
最后的骑士:真不是有感觉!!
店长小姐:见个真人扭扭捏捏的
店长小姐: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店长小姐:话就撂这儿了,你自己看着办哈


雷狮这一周以来喜忧参半,连晚上照例要吃的外卖都没点,其原因多种多样。
跟他搭戏的那个姓安的中文系的傻子,剧本背得贼溜,但是一对戏就展现出一种近似于婚礼上念出誓词的神父的庄严神态,字正腔圆吐字清晰,拿去参加诗歌朗诵定是个头等奖的料子。
简直是用心记剧本,用脚底演戏。
说到底,表演系天才屈尊来到这么个小话剧社的原因是受人胁迫。
凯莉到底是从哪里知道了他装成女生暗恋客服小姑娘的。

“我觉得不行,社长,我命令你换人,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不然我就打你。”雷狮走下台撂狠话。
“哎呀,雷老爷,这不好吧,毕竟也是我们辛苦拉来的人呢。”社长戴了个贝雷帽,手里拿着扩音器在台下装模作样,划了个月牙的造型威胁回去。
安迷修比较委屈:“在下的演技不行吗?在下觉得在下已经超水平发挥了呀。”
您行行好,从戏里出来吧,还在下呢,下一秒你就可以奔赴沙场奋勇杀敌了,去吧皮卡丘。雷狮在心底拽头发。
“这样,你先把剧本和台词撂一边,学学女性的神态和言行成吗?”雷狮提建议,他暂时还不想成为暴躁老哥。
“啊、啊?这样吗?”安迷修把袖口拽成两只萌袖,缩着肩膀双手举到脖子处眨眨眼,语气令人产生生理不适,“小姐姐长的真可爱呀~”
“噁。”雷狮皱眉,显得十分忧郁,颜值又上升了十个百分点。
“噫!”社长皱脸,仿佛被揍了一顿,颜值崩盘。
到底是哪门子的女性会这样,嘤嘤怪吗?雷狮不禁想到了客服小安,小安说话也是这个调调,但是他双标,小安说出来是可爱,安迷修说出来是欠打。
一番教学无果,安迷修念起台词依旧中气十足,这个姑娘或许可以一拳打死一个嘤嘤怪。

安迷修更委屈了:“那在下怎么改啊?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刚刚那种是不是太做作了。”
社长眼珠子转转一拍脑门:“你不用改!让雷老爷学你就行了!反正你也改不了!”
雷狮想,啊,安迷修,你为什么是安迷修,社长,你为什么是社长。我现在还没有打死这两个傻×,我真是个好人。这么想着,他对安迷修比出了两个中指。
安迷修震惊之余,在心底里给雷狮挂上了红灯警戒,并把中指比了回去,他是真心觉得自己演的还不错,虽比不上奥斯卡影帝,但是在中文系中起码还是拔尖的。

被迫抛弃了专业素养和内心骄傲,去学习怎样让神父在婚礼上的誓词更加动人心扉,使得雷狮在后世的表演系中传为一段佳话。



你的小可爱Ray:今天只要三十份烤串,啤酒多拿一打
客服05:嗯?小姐姐怎么了呀?不开心吗?
你的小可爱Ray:碰见傻×了
客服05:怪不得呢,但是酗酒不好的呀,别喝那么多了( ´◔‸◔`)
你的小可爱Ray:我也没酗酒啊
你的小可爱Ray:两打啤酒不是很少吗
客服05:那小姐姐你的酒量真的好厉害哦!
客服05: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好,时间长了肝会受不了的。
你的小可爱Ray:……ok:-D那就还是一打吧
客服05:外卖马上就出发啦(◍•ᴗ•◍),小姐姐稍安勿躁哦。

雷狮颇为感动,觉得客服小安就像一阵清风,一天下来和傻×打交道的坏心情全都一吹而散了。

店长小姐:你刚刚又接了那个姑娘的点餐了?
最后的骑士:对啊。
店长小姐:所以你问人是哪个院哪个系了吗
最后的骑士:没有。
店长小姐:我哪年哪月才能抱个孙子呢
最后的骑士:……直接问难道不会太直白了吗?
最后的骑士:被陌生男性索要具体信息,女孩子都会害怕的吧。
店长小姐:再见.gif
店长小姐:你再不有所行动,我都想开了你了
最后的骑士:好吧好吧好吧好吧。

安迷修登上了客服微信,开始直白索要信息。

客服05:小姐姐小姐姐!
客服05:你是哪个系的呀?有机会我们一起出来玩儿吗?你不是不开心吗?
你的小可爱Ray:??????
你的小可爱Ray:你也是××大学的?
客服05:对呀,我只是兼职客服。
你的小可爱Ray:我是表演系的
你的小可爱Ray:不过这几天在忙,可能没办法出去玩
客服05:啊,这样啊。
客服05:不过我这几天也很忙,出去不了呢。
客服05:你是表演系的呀,怪不得长得那么好看( ’ - ’ * )我是中文系的!周围也有很多小姐姐~不过都没有你好看!
你的小可爱Ray:;-)
你的小可爱Ray:过几天校庆我要上台表演
你的小可爱Ray:到结束的时候一起玩怎么样
客服05:!我也要表演的!真巧呀!
客服05:我怎么认你呢?( '▿ ' )
你的小可爱Ray:全场最高最好看头发最长的女生
你的小可爱Ray:就是我
客服05:哈哈哈哈,小姐姐真可爱!到时候见!
你的小可爱Ray::P

没想到碰见傻×可以换来见到妹子真容的福利,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雷狮的内心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波动不断,为了达成线下见面的目标,上台的当天他一定要拿出全部的功力成为艳压群芳鹤立鸡群的一枝——假花。

店长小姐:事儿成了没有啊
最后的骑士:我邀请她出去玩了,过几天校庆表演之后。
最后的骑士:她还要上台呢。
店长小姐:你不觉得这比索要个人信息直白多了吗
最后的骑士:有吗?
最后的骑士:小姐姐很可爱啊?还说自己是全场最高最漂亮的一个,让我靠这个认她。
店长小姐:这么狂???
店长小姐:虽然的确挺漂亮的吧
最后的骑士:自信的女孩子有魅力嘛。
店长小姐:哎哟 都向着人家说话了 还说没感觉?

有感觉?这就叫有感觉吗?仔细想想Ray小姐姐的确和一般女孩子感觉不太一样,言语中透着高冷和蜜汁自信,但自己却没有对方在说大话的感觉,仿佛对方所说即为绝对事实,板上钉钉一般令人踏实。
这真是一种特立独行的魅力。
并且可爱。
聊天窗口里“最后的骑士”正在输入了半天,最后发来这么一句话:
“我觉得店长你说得对,我可能是有感觉了。”


怀着各自的小叵测,校庆到来了。
当看到熟悉的客服号发来“我到啦!”的消息时,雷狮的内心无比激动。
话剧在节目单上的顺序靠后,几乎处于压轴的位置,在此之前他有大把的时间把自己化妆成一朵天衣无缝的假花,顺带把安迷修化成一朵第二的假花。
或许还有时间在中文系的节目里找找小安在哪儿。
雷狮心态极好,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本能让妹子在认清自己是百分百大老爷们之后不会受惊跑掉而是继续和自己交往下去。
谁不想有一个颜值爆表的男朋友呢?
而安迷修就没那么自在了,节目单顺序太靠后,下场之后他都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卸妆换衣服,虽然带妆见小姐姐未尝不可,但被小姐姐认成是女装癖变态就糟了。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状况,雷狮以最快的速度给安迷修化上质量最好的妆,在转眼之间就会被安迷修以出汗了、不小心沾上水了、衣服蹭花了等各种理由毁坏得面目全非,使他整人处于一种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状态,只有安迷修自己知道,这个状态,卸妆比较省时省力,万一没时间卸妆,带妆见人也不会显得过于女气而被认为变态,简直一箭双雕。
反复几次,死去活来之时,安迷修的微信开始响个不停。

时值校庆大典,校外餐馆闲来无事,店长本着为员工谋福利的想法,戳开了某个微信号的朋友圈相册。
店长小姐:…………………小安呀
店长小姐:………………你有没有看过人家姑娘的朋友圈啊
店长小姐:我觉得你没看过
最后的骑士:没看过啊?不合适吧?
最后的骑士:况且女孩子的朋友圈不太好随便翻。
店长小姐:…………我建议你还是翻一下
店长小姐:心里有个底,万一人家有186那么高呢
最后的骑士:女孩子长那么高很厉害的呀。
店长小姐:………是挺厉害的………
店长小姐:就怕不是个女孩子………

“抬头,别看了。”雷狮奋力往安迷修脸上糊粉底。安迷修抬头看到一张大脸,吓了一跳。
到底是在哪儿见过这张脸?

“店长小姐”撤回了一条消息
最后的骑士:?????店长您刚刚说了什么吗?我没看到。
最后的骑士:我该上场了!待会再聊!

直到该上场时,雷狮都没能成功把自己变成最妖艳的假花,反而是安迷修略带英气的女装扮相惊艳四座。
当然,更加轰动全场的是两人结婚现场般的庄严氛围,记录如下:
“莴苣,莴苣,把你的头发垂下来。”台词气势如钟,雷狮把长到可以自缢的头发从场景组布置得颤颤巍巍的高台上垂下时,“啪”地抽了安迷修一鞭子,清脆响亮。
剧情发展到后半段,安迷修因心上人失踪绝望而从高塔跳下时,由于这一跳用力过猛,场景组日积月累的偷工减料终于爆发了,众目睽睽之下,高塔粉身碎骨,安迷修从天而降。
这一砸就砸到了在高塔后待机的雷狮身上。
虽然高度并不高,但砸的位置不太对,两人差点当场去势。

没能在中文系节目中找到小安,也没能把自己变成艳压群芳的假花,自然没能见到小安的面。雷狮良好的心态爆炸了。
安迷修同样崩溃,他没能找到小姐姐,全场最高的一个小姐姐是绿叶般的发色,根本不是小姐姐头像里带点深蓝的黑发。
关键部位的痛苦让两人无法发作,但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了。



去势事件发生后,两人分别交换了微信账号,目的都是雷狮事先换掉了头像和id,他可不想让眼前这个傻×觉得自己也是傻×。
而客服小安和小可爱Ray则非常默契地都没有提校庆之后要相约出去玩的事,仿佛那是一场梦。
要让喜欢的妹子知道自己不光女装演出还出了舞台事故差点当众去势这件事的羞耻度已经高过了警戒线。雷狮甚至都没有再去那家餐馆订过外卖,自行掐灭了暗恋的火焰。而安迷修站在一个客服的立场上,更没有理由去询问一个买家,为什么不在我们家吃饭了呀?

但是,缘,妙不可言。
过了那么十天半个月,雷狮继续遵循着和亲哥的赌约定着外卖,当救命食粮的电话响起之时,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Ray小姐是吗?”
雷狮心里万马奔腾:“你打错了吧安迷修。”
安迷修:“怎么是你?”
“我还想问呢。”
电话被挂掉了。

安迷修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将外卖已到的消息编辑成短信再次按照对方留下的号码发送之后,他暗搓搓地蹲在了隐秘处。
宿舍门开了!
有人出来了!
野生的雷狮出现了!!
打开自己的私人微信,订完外卖没有及时更改头像和id的小可爱Ray赫然在目。
回想起校庆以来店长那一脸心虚的神情,以及为什么全场最高的小姐姐不是深蓝黑发,还有那张似曾相识的大脸,一切问题的答案呼之欲出。

雷狮这几天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窥视着自己。
并不是偷偷地看,而是正大光明地、近乎炽热地看,这目光之中还带着十足的压迫感,几乎要把他撕成碎片。
一旦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开始寻找这目光来源之时,这目光连带着炽热的压迫感就会像切了电源一样消失。
几经追寻无果,雷狮求助于万能的论坛,发帖询问《总感觉被盯着怎么办》。
“如题,这几天老感觉被人盯着看,特别有压迫力,搞得我浑身发毛都没法正常生活了”
回答是清一水儿的“lz做了什么亏心事,人家来寻仇了吧”,唯有一个网友心思活络:
“我觉得是有人暗恋lz吧”
雷狮自认没做过亏心事,就算做过也没人敢来寻他的仇,一拍大腿,有人暗恋我!
当原因定下来,搜寻行动就变得简单了许多,比如,这几天安迷修总是不回我消息,往常很大几率能碰到安迷修的地方碰不到安迷修,就算碰到了安迷修他也躲躲闪闪不和我打招呼。
接下来所有安迷修不得不和雷狮呆在同一个场所的时间里,每次雷狮装作不经意看向安迷修时,安迷修都在看他,目光如火,炽热如炬。
雷狮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安迷修暗恋他。
殊不知安迷修在想怎么弄死他。

安迷修是一个直男,意思是直的男性。
而雷狮装作小可爱Ray的行为已经越过了他生气的边缘,直接达到了暴怒的程度。
他一直在想怎么能暴揍雷狮一顿,而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临了。

雷狮苦思冥想,他自认为是一个直男,但若要是找一个男朋友仿佛也并不是那么难接受的事。
回想起认识安迷修以来的事,这个人虽然傻是傻了点,但勉强属于傻的可爱的类型。如果他很早就暗恋自己了,那么校庆的一切都可以解释了:表演像神父读誓词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总弄花妆是想让自己多和他有身体接触,或者是想近距离观察自己的脸;最后高塔坍塌都有可能是安迷修故意做的,目的是想和自己在医务室共处一室!太笨拙了吧!但是怎么这么可爱!雷狮一边吨吨吨一边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自我攻略,最后在醉酒中召唤出了小可爱Ray。

你的小可爱Ray:?在吗
客服05:在的呀,怎么啦?小姐姐好久没来啦!我还以为你把我们店忘了呢~( ´•︵•` )~
你的小可爱Ray:没有,就是这两天忙
你的小可爱Ray:我可以单点啤酒吗
客服05:可以呀,还是一打( '▿ ' )?
你的小可爱Ray:两打吧
客服05: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安迷修提着两打啤酒,走在去暴打雷狮的路上,顽强地发着消息。
客服外卖一体机可就独此一家了,雷狮你等着。

你的小可爱Ray:我觉得我喜欢上一个人
客服05:(⊙o⊙)哇!小姐姐长的这么漂亮,哪个人那么幸运?
你的小可爱Ray:这个还是不告诉你了
你的小可爱Ray:啊呀
你的小可爱Ray:你们提供醒酒服务吗
你的小可爱Ray:帮我买盒醒酒药
客服05:7〃
“我们有人工醒酒服务,马上就可以到你哪里啦。”一句包含愤怒的语音。
安迷修放下手里的啤酒,准备抬脚踹门。
你的小可爱Ray:15〃
“啊…?我还没说我喜欢谁呢,安迷修怎么就在路上啦?你们店那么神奇的?连我喜欢他都知道?”一句大着舌头的语音。

猝不及防,防不胜防,安迷修抬脚就跑,走之前还是扔下了之前买的一盒醒酒药。

end.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夭生之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