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深夜radio · 生日Special




★今天!是!最原原的生日!就又搞了个ooc对话!慎入!!
★今天还是另一个人的生日如果你经常看tag你会知道我说的是谁,大家都应该爱她赞美她。
★ooc是真的









——♪♫♬——


『……没想到,这个节目还能有第二期。明明都都有了上次那种…放送事故。』
「我们这个节目长青不会倒啦!而且,」
『而且…?』
「大家有没有发现开场BGM有变化?」
『……嗯……的确是变了,这是什么,生日歌的变奏?』
「…………」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唉,我知道最原酱很迟钝也很笨啦,但是到这个份上还反应不过来不是很浪费赤松酱特别准备的BGM吗?」
『呃…你说的是…啊…!』
「嗯!就是那个“啊!”」
『啊啊啊…』
「感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呢最原酱!没错…今天是最原酱的生日!但是主角本人已经把这件事全忘光了!所以…」
『所以…?』
「这期节目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收工回家吧。」
『…好过分!』
「骗你的…!好了——那今天的节目——start!」

『嗯…大家晚上好!在这里再一次自我介绍…!我是参演了《弹丸论破V3》的最原终一,搭档依旧是……』
「这里!同样参演了《弹丸论破V3》的王马小吉!深夜好!」
『今天呢,也依旧在深夜这个时分为大家带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广播,请多多关照……毕竟过不了几期这个节目大概就会因为主持原因被停播了……然后这位原因本人正像一个无关者一样地看着我……』
「………最原酱生日快乐!」
『………?!呃,谢谢…?』
「上次呢,就是第一期节目,收到了听众来信…!所以在扭蛋环节前要增添一个新环节!」
『所以这个突如其来的祝福是……』
「想必都知道了吧……?来信展示环节。」
『……那事不宜迟,马上就看一下第一封吧!信是不是在王马君那?』
「嗯?不在我这哦。」
『……第二期就把听众来信搞到消失这个节目下次就会消失了吧!明明是我的生日也太过分了吧!』
「嗯!因为这个也是骗你的所以实际上并不会消失。」
『……你最近撒的谎是不是越来越低级了。』
「但是最原酱还是有被骗到对吧!牵扯到节目存亡的问题的话。」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你——看——吧——」

『这里的话题还是跳过、跳过……』
「那么第一封来信——“想看王马先生被扇鞋印之后的帅脸!如果有照下来的话,radio出了CD之后请务必把这张照片作为封面!”」
『……怎么说呢。是非常真实直接的感受了。对于收听了上一期节目的人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这个了。』
「怎么说呢,是真实直接地甩在我的脸上了啊,拖鞋,还有蟑螂。亏我还声情并茂地读了!这位听众不觉得良心会痛吗!简直不是人!恶魔!」
『关于CD的问题呢,很遗憾大概是不会出的……况且这个照片,事出突然也并没有拍下来留念。』
「有拍下来的话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每一份底片销毁的,不管是胶卷还是记忆卡之类的。」
『非常有王马君的风格呢。』
「顺带一提拍照片的人会被我灌了水泥沉到东京湾里去所以做好觉悟吧!这位听众,我记住你了哦,以后不要想再来信上节目了哦,NG哦。」
『迅速爬上了和百田君相同的地位……』
「以及呢,周末休息时请看一下家门口的邮箱~」
『王马君现在的……那个,笑颜,非常可怕。』
「怎么会呢,完·全·没·有·吧。」

『那么……接下来的第二封由我来读……“王马君、最原君,晚上好!”晚上好!』
「深夜好!大半夜不睡觉听广播很好嘛!继续发扬光大哦!」
『………“两个人都在一个剧组里合作演出,《弹丸论破V3》也是非常优秀的作品,我比较好奇的是,在节目演出中以及私下相处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落差吗?可以的话请告诉我们!”』
「这个问到点儿上了。」
『的确呢……虽然,剧本人设和我们演员本身的性格差别并不是特别大,但是剧本中为了剧情需要,也会对人设进行一些改动,但是本质上的性格不会有变化。所以呢,像是印象落差出现的情况,实际上也是有的。』
「我猜有些笨蛋肯定没听懂!」
『不要擅自把听众叫做笨蛋啊王马君。』
「为了你们这些笨蛋也能听懂呢,我来打一个比方,剧本人设是冰的话,演员就是水!虽然形态不一样但是本质都是水分子没错哦!虽然剧本人设已经相当鲜活了但是人不会只有几面那么简单的,演员和剧本人设比就是更加灵活变通!你喜欢的那个ta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人都是有无数张面具的,人世就是这么险恶!」
『虽然这个例子举得很好……但是娱乐节目就不要讲大道理了。』
「顺带一提呢,最原酱,意外的是个生活残废。」
『这个!!!有什么关系……!!!』
「而且是连深浅色衣服不能一块塞进洗衣机都不知道的那种生活残废。」
『是个生活残废真抱歉啊……』
「如果生活残废分成一到十级,最原酱有八级。」
『诶?比想象的要低……』
「啊,那是因为最原酱好歹会做速食食品,不是一个人就会饿死的程度的残废。」
『…………那,王马君也有一些很神奇的地方。』
「我不会有啦,我是完美的妖精啊。」
『王马君的家里,有一只吉娃娃,王马君对它简直就是百依百顺供起来的态度。』
「…………」
『所以我私下里会想,原来王马君是一个对小动物十分顺从的温柔的主人吗……还是说你有其他的原因……?』
「没有,我就是一个温柔的人!人设加分了!我的个人形象更加伟大了!」
『但你的表情很可疑。』
「怎么会呢?作为陪伴伟大的总统的宠物,对它温柔是不对的吗?如果是最原酱来陪伴我的话我也会这样的哦!」
『用……对待宠物狗的态度吗……』
「……………有时候我会觉得,最原酱真的是很傻啊。」
『???』

『呃……正经回答一下这位听众的问题……王马君呢,私底下实际上是个蛮温柔的人,虽然剧本里的人设看起来有点……欠打,但是实际上在现实里,虽然还是一个喜欢对人恶作剧的人,但是不会特别过分。尤其是在语言上呢,我真的觉得王马君的谈话技巧很厉害,也许这种就叫做高情商?』
「哇,没想到评价还挺高……」
『是吗……』
「你在期待什么啊。」
『当然会有期待吧……!因为一般不会有机会问别人对自己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好吧好吧好吧!为了满足最原酱变态的求知欲……实际上对我来说呢,印象差最大的就是最原酱的判断力和执行力。」
『诶?』
「你看,在剧本里的最原酱呢,是跟着剧情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所以最后才会做出那样的决断。但是如果是演员的最原酱的话,从一开始对事情的认知就很果断,认定了也很难改变主意,执行也非常快,我觉得这一点是魅力点哪~」
『怎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和自己说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最原酱拿个冰袋比较好呢♪」
『!』

「接下来是第三封——“想看更多的两个人的现场互动啊——可以现场模拟一下告白画面吗???”」
『诶???告白……是指……』
「这就是那个吧,传说中的腐女子。」
『想来也是……』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节目很正经的所以不会给你们这些人模拟告白啦!CP都是随心配只有我们两个其他的CP粉不就很吃亏?」
『这是个那么正经的节目吗?!』
「…………再说了告白场面怎么可能让你们看到?」
『所以说真的会有告白场景……不会吧???节目剧本里会有这个吗???』
「所以我才说最原酱是个傻的啊!!!真是的。」
『?』
「顺带一提,如果我向某个人告白的话,有可能会给ta办一个惊喜派对,往ta身上抹奶油,趁着烛焰还没熄灭的时候,在黑暗之中问ta能不能以后每一年都能像今年一样的度过直到死亡。」
『……真的吗?感觉每年都要被涂奶油是不是有点……』
「当然是假的,我明显不会用这么俗的手段嘛!!!能答应这种告白的人一定是三教九流里最底层的那种吧!!!」
『实际上我觉得有心意就好了吧,先不说身份贵贱地位高低或是表明心意的方式和手段,心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那么说最原酱能接受像那样的告白咯?」
『…………不能!』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扭蛋话题环节!』
「还是我来抽咯?」
『嗯哼……呃,还是我来吧……总感觉王马君抽出来的扭蛋都奇奇怪怪的,这次没有蟑螂了吧??』
「没有了没有了!给,硬币。」
『啊,谢谢。』
(哐啷)
「不过可能有老鼠。」
『?????』
「当然是假的,再怎么说老鼠也有点太大了。最原酱是不是越来越经不得骗了。」
『…………我是笨蛋………!』

『这次的关键词是……“眷恋”!这个词相当抽象呢。』
「算是人类情感的一种吧?不过我可没有呢,毕竟我不算人类,是妖精呢。」
『差不多放弃那个设定怎么样啊王马君……其实关于“眷恋”,就算单在情感上的形式也是数不清的,对家人、朋友还有恋人,都会有眷恋吧?』
「对于物体也会有呢!恋足癖恋物癖还有恋xx癖之类的!」
『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在这个正经的节目上说一些变态的事情……!』
「那好吧,最近最原酱有什么“眷恋”的东西吗?」
『最近的话大概没有吧……不过小时候会有很多。』
「诶~我想知道!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就是我小时候,母亲送给我的毛绒玩具熊啊、还有手做咖喱饭之类的,现在他们都在海外,说实话还是有点想念他们的……不能算是“眷恋”吧!我觉得大概是“怀念”或者“想念”之类的……』
「最原酱意外的是个恋家的人啊,不,是恋母情节吗?」
『……不是!!虽然我感觉再要求你正经一点也没有什么用……』
「下次把那个毛绒玩具熊拿来看看怎么样?」
『我有不好的预感……』
「谁知道呢?」

『再说到今天啊……上午出门的时候,我看到天上有卷云呢。』
「嗯?所以呢?」
『你看,前几天不是一直在下雨吗?有卷云的话意味着是晴天哦。』
「晴天的时候连心情都会变好,对吧?」
『没错!所以我有点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卷云,每天都是晴天……!虽然是不可能的啦……』
「是异想天开宝宝的最原酱这么想也正常啦!」
『这也算是“眷恋”的一种吧?』
「嗯——姑且算你吧!说实话一直阴雨连绵的我也不是很喜欢。所以!我也喜欢卷云!太阳最高!」

『啊、一直在做事的话,就会觉得时间真快……所以呢……很遗憾的,这期的节目就到这里啦……』
「诶?!我还想多和最原酱玩玩呢!」
『明明每天都有缠着我吧……?』
「那也不会直播出去啊!!超级无聊的!!」
『…………根性恶劣…………』
「唉……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我和最原酱的相亲相爱radio就到这里了………」
『相亲相爱又是什么…………』

「本节目呢,依旧会征集听众来信——所以你们这些人多评论几下哦?说不定会中——呢!」
『…………感谢各位收听今天的广播………!今天的主持也是最原终一和——』
「恶之总统王马小吉!」

[下周见(~)——]

『多谢赤松同学特约赞助的BGM!真的非常感谢!本节目由才囚学园赞助播出!』

——♪♫♬——

评论 ( 6 )
热度 ( 68 )
  1. 卷云天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转载了此文字
    习习对我的表白,不要脸地转过来啦哈哈ヾノ≧∀≦)o(不)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