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量产型


★ooc*3,很短,谨慎阅读
★自己爽系列,谨慎阅读
★瞎杰宝扯,谨慎阅读






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吧。最原终一想。他看往自己的右边,能看到的只有密密麻麻站满了和自己一样的脸庞的货架,大家都有一样的暗金色的瞳仁、不长不短的头发、好好地戴着帽子,几乎遮住眼睛。
他整整自己的帽子,挪来挪去挪来挪去,总是戴不舒服,最后动作过大,不小心把帽子给弄掉了。小小的一顶帽子在空中打了个不大不小的旋儿,飘到了地上。

“哎呀,最原君,你的帽子掉了。”他左手边离他最近的一个赤松枫突然出声了,其他的赤松枫也扭过头来看他,她们连眨眼的频率都一模一样,金色的头发飘啊飘。
“嗯,我得拿回来才行。”最原看着一大片的赤松枫,有点愣愣地回答。
“嗯!不然最原君就不是‘最原君’了,那就糟糕了!”她的声音轻快,是一个小姑娘应该有的好听的清亮。

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吧。最原终一吧嗒吧嗒跑着,吸引了一路的目光。巨大的货架上摆满了“他们”,只要你讲一个灵异故事,或者是路过了任何一个梦野秘密子身边,百分之九十九的百田解斗都会面露土色,像是吃了世界上最难吃的仰望星空派;百分之九十九的茶柱转子会试图从另一个货架的最顶端跳过来把你踢走,抑或是给你一个过肩摔。
简直就是无解!太不讲理了!难道一定要这样吗?最原抱着货架边缘的柱子,慢慢往下滑,他在最高的一层货架,到了离地面最近的一层,他踩上去,看看四周,简直就是噩梦!满满的都是王马小吉!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传说的作恶多端、屡教不改的说谎怪,但是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那些黑白格子的领巾意味着什么。黑白格子是什么?是国际象棋的棋盘,是墙壁上铺得整整齐齐的马赛克砖,隔壁的货架上会时不时传来“checkmate”的声音,还会乒乒乓乓地打架。但那都不重要,在最原看来,黑白格子只会代表一种人,那就是王马小吉。

完了完了。最原满头大汗,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并不会流汗,但他还是觉得有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滚下来。怎么办呢,我并不擅长对付王马君啊,这句话从他脑海里冒出来,即使他还没有和王马小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对视一眼都没有过。

他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想要看看自己的帽子落在了哪儿。刚走了没几步,一个黑白格子双手背到脑后晃悠到他的眼前,有些惊奇地问:“啊咧?莫非你就是最原酱吗?”最原慌慌张张地答:“对、对啊…”
然后黑白格子皱眉头了:“嗯?感觉和我知道的最原酱不太一样啊……”
“啊,我的帽子丢了。”最原回答,他有点想逃了,帽子丢了就丢了,他的身上又没有掉肉。
“难怪我觉得不对劲,嗯——这样戏弄你也没有什么价值了啊!拜拜咯!”黑白格子飞快地溜了,最原留在原地一头雾水。

我还以为他会刁难我很久。最原松了一口气,又继续往前走。迎面又走来一个黑白格子,他从最原身边走过去,像是路过街边的绿化树一般毫无反应。
最原有点忍不住了,他叫住黑白格子:“那个……”
“什么?”黑白格子明显不是很高兴,他皱着眉头,和刚刚那个黑白格子如出一辙。
“呃,实际上…没什么…”最原看到他的脸,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歉。
“怪人。”黑白格子黑着脸走了。

诸如此类,他碰到了十个二十个,每个都要问他,诶,你是谁啊,或者是,诶,你和我知道的不一样啊。

太奇怪了,王马君居然会不认识我。他应该认识我的,即使我们一面也没见过。是因为帽子吗?帽子有这么重要吗?最原满腹狐疑地走,他想问题想的入迷,直愣愣地撞上一个人,跌倒在地上。
对方笑眯眯地拉他起来,语气里充满好奇:“诶?你和我长的不一样啊!你是谁啊?”
最原已经没耐心了,他没好气地讲:
“我是最原终一啊!难道我能是王马小吉吗?”
“你当然可以是我啦!我最喜欢的就是到处捉弄人玩儿啊!我觉得每个人都知道吧!”对方理所当然地说,他的肩膀耸起,背起的双手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最原觉得没辙,王马小吉这种存在太难以理解了,一旦自己找回了帽子,被那么多个黑白格子包围起来,不知道要被怎样对待呢,也许被牵着鼻子走算轻了!

于是最原讲:“我要走了。”
“你去哪儿?”
“……和你没关系吧。”
“也是。”
这算是对话吗。最原觉得自己今天火气很大,也许没了帽子,自己就真的不是自己了。架子上那些也是最原终一,没了帽子的这个“我”也是最原终一,但只是没了帽子,就好像有什么不对了。
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吧,最原终一丧气了,他习惯性地伸手拉帽子,当低垂的帽檐遮住视线时,似乎能带来一些安全感,但是他摸了个空。
然后他更丧气了,连摸帽子这个动作都是与生俱来的,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最原终一而已。
他躺倒在地,有个人居高临下地看他,搞的他心里有些发毛。

“最原酱体力真差啊……才走了几步就倒下了!”
“我可不像王马君……每天都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添乱……而且我今天走了很久了……”最原有点惊讶,这些话流畅的从他嘴里蹦出来,如同和一个朝夕相处了多年的朋友交流一般。
“………莫非,王马君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跟着我吗?”王马小吉依旧耸肩背着双手,他把手伸到前面来,抓着的是一顶帽子。
“谁知道呢?我只不过是捡了一顶帽子,几个小时前从上面飘下来的。”
“………你捡起来会害我找很久啊,王马君。”
“其他的我不去捡,我为什么不能捡?而且啊,”王马小吉用食指转起了帽子玩起来,“这么土的帽子,只有最原酱会戴啦!我当然要捡咯,没有安全感的最原酱肯定会来找帽子啊。”
“那刚刚问我是谁是因为……”
“人物设定!不能崩啊!况且骗你真的很好玩。”
“…………哈哈哈。”
“没有帽子的最原酱和有帽子的最原酱,不都一样容易耍吗!”

大概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吧,最原终一笑了出来,觉得被骗也不是那么让人火大的事儿了。

评论 ( 11 )
热度 ( 63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