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深夜radio · 你是什么派?




★微博主页60分“拖鞋”一次。作者有病,请在心里重复三次
★ooc也重复三次
★尝试了纯对话流,太tm难写了,因为采用了演员演出这个设定所以(……………又习惯性地剥离了角色身上的非日常元素……………………………)总结下来就是十万个ooc…………与其说是cp向不如说是cb向。



——♫——

『…等、等我还没准备好…放送键在哪儿…』
「已经开始了哦。」
『…诶、给我个准备时间啊!』

「嗯——大家晚上好!不、深夜好!我是你们最喜欢的王马小吉!这个时间还在听广播的你们想必都不是什么好孩子吧?」
『………无视我啊…………呃、晚上好,我是最原终——』
「好!正如大家所听到的这个节目是由参演了《弹丸论破V3》的我和最原酱所主持的深夜talk radio!会播放一些这样那样的东西…」
『王马君』
「啊」
『刚刚的,打断别人说话,很失礼的哦?』
「啊,好,抱歉。」
『…嗯?怎么感觉今天有些地方不太对…唔、就和刚刚王马君所说的一样这个节目将会播送有关《弹丸论破V3》的情报,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王马君的谈话,有可能的话也会请一些其他的参演者嘉宾,也请各位听众多多关注我们这个节目…』
「耶!Radio start!」

『王马君,你刚刚又抢词了吧…?』
「有什么关系嘛!」
『(深呼吸)………算了………接下来进行的是今天第一个环节…』
「扭蛋话题环节!*」
『………这个环节呢,是由我们两个用扭蛋机扭出扭蛋,然后根据扭蛋里的关键词来展开对话。』
「这点子谁想出来的,天才!」
『不是你吗!』
「对哦最原酱!王马小吉是天才哦!」
『……………』
「很快就冷场都是你的错哦?怎么向听众们解释啊!」
『你不如赶快去扭蛋啊。』
「离开我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吗?♪~」
(哐啷)
「这个200日元一次哦。」
『嗯、』
「里面什么都没有,再来一次!」
(哐啷)
「还是空的!不过蓝色的扭蛋很漂亮对吧!」
『staff先生,请工作认真一点。』

『那这样、再来一次…硬币不多了…』
(哐啷)
『好大!』
「打开的话——哇,有一罐碳酸。」
『………这个绝对不是staff先生做的吧王马君。非常抱歉staff先生。』
「啊,被发现啦?」
『不被发现才比较奇怪吧!』
「好的最原酱看起来要生气了所以我们来扭最后一个!」
(哐啷)

『……拖鞋?』
「嗯,是拖鞋呢。」
『什么意思?以拖鞋为主题展开对话吗?我还以为至少是个问题之类的形式…』
「那这样吧!提问!最原酱!你是什么派?塑料拖鞋派还是草织拖鞋派?」
『棉布派。』
「怎么说,意外的普通。」
『塑料和草织都很普通吧…还有什么是不普通的吗?王马君是什么派?』
「嗯——我不穿的。」
『诶』
「家里是榻榻米,地面上。」
『诶,蛮意外的…王马君看起来不像是那么有传统气息的…』
「好歹我还是个日/本人啊。这种的…叫、基因里带来的传统!」
『又胡说八道…』
「不要抹杀我的人设啊!去掉了胡说八道不就成了单纯的正太角色了吗!」
『抱歉、』
「不像最原酱,有阴沉的死宅侦探的感觉…」
『那是剧本人设吧!』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已经和你本人合二为一了。」

『抱歉让大家听到这种愚蠢的对话…』
「愚蠢的对话也有你的一半。」
『是是是…』

『那么重新开始话题!唉…实际上有没有人提过我的性格不适合做广播啊……嗯……提一个比较冷的知识吧!大家有可能听说过,拖鞋起源于明治时期,实际上不是的。』
「啊这个我知道!是起源于印度呢!」
『而且是皮制的。』
「说到皮制啊,不觉得会很热吗?」
『嗯…的确会很热…在脚上糊了一层动物皮肤…』
「最原酱你这么一说就好恶心啊。」
『不过呢王马君、』
「嗯」
『拖鞋,也有人字拖这种吧,只是鞋底皮制的话也不会热哦。』
「说到拖鞋啊,就会想到一些高档场所呢!」
『转移话题…』
「那些地方,穿拖鞋不能进的呢,会被赶出来,biu的一下扔出来!音乐会啦宗教场所之类的!」
『会被请出来才对吧…高档场所的工作人员行为不会很粗鲁的…不过的确,穿拖鞋在公共场所会给人一种不雅观不文明的印象…』
「百田酱已经NG了哦!这个节目里他已经NG了哦!穿着拖鞋不能进入高档场所哦!」
『…这个广播是什么贵族节目吗…』

「实际上说到拖鞋,还有个用处。」
『什么?』
「就是」
(哐啷哐啷咚)
『?????』
「这些、」
『虽然大家可能看不到但是现在王马君突然拿出了一双拖鞋,还撞翻了扭蛋机。』
「就是这个、最原酱你来解、决——!!!」
『到底是什么…呃、啊啊啊——』
(扑棱扑棱)
「啊啊啊飞起来了!!」
『为什、么演播室里会有蟑螂啊!』
(啪!)
「(哔——)!冲着我飞过来了!!!最原酱忍心见死不救吗!!!」
『说到底、不是因为王马君在扭蛋机里放了汽水才招来的蟑螂吗!…自己解决啊!啊啊啊王马君你不要动!』
(啪!!)

「……………结束这个话题吧。」
『…抱歉!』
「虽然说呢、」
『。』
「虽然说呢,蟑螂飞到了我脸上、」
『。』
「…现在我要向正在收听节目的所有人!控诉你的罪行,虽然蟑螂在我脸上停下来了、你也可以等它飞到一边去再打哦?」
『…机会难得…』
「而且哦,大家,这是只怀孕的母蟑螂。」
『。』
「总统的心灵受到了创伤!我现在很难过。」
『抱歉王马君。』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我会补偿你的…!』
「比如呢?」
『…大家,我现在有一种掉进了陷阱的感觉,刚刚王马君都要哭出来了。』
「比如呢?」
『…我请你吃一周的午饭。』
「道歉有用的…」
『…外加打扫房间以及除蟑螂!』
「好的!那今天的广播就到这里啦感谢各位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以及我们会在官方邮箱接收听众来信,如果支持本节目的话请多多评论!今天的主持是最原终一役的最原终一——』
「和王马小吉役的王马小吉!」

[下周见(啦)!]

——♫——
『本节目由才囚学园赞助播出。』

*扭蛋机和空扭蛋来自下野纮的talk show节目(。
★我真的会在评论里征集观众来信的,如果我还会写这种智障产物的下一篇的话。´◡`。

评论 ( 10 )
热度 ( 102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