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高亮:每半个月会心态崩一次★
安迷修右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右推)。企鹅状🐧垃圾🔫。十年不产一份粮,超慢速。

【吉最】一篇日记

★瞎扯淡,ooc
★没有恋爱要素,ooc
★姑且用了60分的地铁一词

临到睡前,我突然想要写一篇日记。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我总会有一个日记本,有时候我会记一点奇奇怪怪的东西上去。
我的同学曾经翻着我的日记本问过我,你脑子里怎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啊?他不知道,我能看到些不该看到的东西,长年累月的经验告诉我我应该无视他们,于是他们也无视了我,我们相安无事,好似水面上浮着的一层油腥,再怎么摇晃也不会翻出花儿来。

“亲爱的日记:”我写下这几个字,觉得有些矫情,又把他们划掉了;我写:“今天下了大雨,本来可以骑自行车的上学路积了脚脖子那么深的水,我不得不穿了雨靴去坐地铁上学。”
我咬着水笔头儿写,今天我用了一支不同的笔,黑色的那支油墨已经寿终正寝了,这支蓝色的笔让我想起了更多的细节。我继续写下去:“我的伞卡在了检票口,折腾了好久才进去,因为天气地铁里有好多人(也许平常就这么多),但是有个地方没有人坐,我有点诧异,但想也没想就坐了上去。”

“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有点雌雄莫辨,但抬头看了一眼,我就知道这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我思索着,他说:“抱歉,你好像占了我的位子。”我十分不解,难道地铁上已经开始出售座位了吗?包月还是包年?但很快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我看到他的发尾长着一个小花苞,微微的泛着紫色。
“我知道我又遇到非人类了。”我画下一个叹气的颜文字,把笔扔到空中转了两圈接住,继续写,“这也能说明为什么没有人坐在那里,我干脆的站了起来,反正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谢谢。”他对我道谢,然后坐了上去。
我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人挤人,虽然我不是很想留在这儿,但奈何没有地方可以挪,我只好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那个…有什么事吗…?”他好像有点不自在,伸手去头上摸着什么却摸了个空。“整个过程被我看到之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略长的下眼睫毛一颤一颤,作为一个男孩子来说可以说是很可爱了。”我想起了一个不重要的细节,他笑起来的时候那个小花苞略略张开了一点。

“嗯——?没什么事儿啊?”我下意识的把右手食指放在下巴上,好奇心突然涌了出来。“啊,我有一个问题!”他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我,“你是花妖吗?”听到我的问题后,他视线游离着,好像不是很愿意回答。

“我百无聊赖的捏着自己的发尾玩,就算在下雨天它们也不愿意塌下去。”我写到这儿,又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他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讲:“嗯…大概算是吧,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和某个人类的人格混在一起了,变成了现在这样…”“那就是不小心被亡灵附身的花妖咯。”我漫不经心的打断他总结到。他
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我觉得我可能有一点失礼吧。

“奇怪的结合体,不知道会不会有老套的实现生前愿望然后成佛的桥段。”不知道这个附身的亡灵有什么愿望,但我并不想管这件事,我只是有点无聊,所以才和他聊天罢了。我们就该像水和油,就算煮成了汤又能怎么样呢。
“话刚说完,地铁的广播响了起来,我猛然发现到站了,我匆忙的把帽子摘下来戴在他的头上,好像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在地铁上遇到他,做陪我聊天之类的事。”我出了车门,回头看到他惊讶的表情,连带发尾开出了一朵紫色的花,我才发现那是朵紫阳花,这顶帽子曾经被很多人说过不适合我,但他戴起来就像是定制的一般。

“就是这么一件事,突然想要记下来,没有了。”我把笔扔回书包,咬笔头咬的我有些渴,我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罐汽水。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安生选手还没有到达起跑线 | Powered by LOFTER